平安“权力的游戏”再出新番。

这一次离开的是副董事长、执行董事任汇川,理由是经典的“个人身体原因”。新上任的首席保险业务官陆敏将接替其执行董事职位,地位再度提升。

随辞任公告一同传出的还有任汇川即将入职腾讯的风声,猜测大多指向金控业务和微众银行。这两个猜测有一定逻辑:2019年蚂蚁金服、苏宁云商集团等金融控股公司相继成为模拟监管试点,腾讯不会愿意掉队;曾深度参与平安银行并购案的任汇川接手微众银行也顺理成章。不过,有记者向任汇川本人求证,并未获得回复。

坐拥8万亿资产的平安愈发像个庞大的帝国,其人事变动引发强烈震荡并不奇怪。不过任汇川仍可看作特殊的一例。现年51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在平安的28年里历经十余次升迁到达核心高管级别,所有重要业务领域均有涉猎。在2019年以前,这位意气风发的少壮派一度被业内默认为马明哲的接班人。

不能仅用“权力的游戏”来描述平安当下的更迭,个人的职业浮沉也不是最值得关注的焦点。在这个开年不利的2020年,寿险改革将全盘启动,灵魂人物马明哲退休在即,平安将因此迎来变化与震动。某种程度上,频繁的人事变动折射着平安多方探路的危机感。

旧人下船后,新的掌舵者要将巨轮领向何方,才是注视着平安的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被架空的二把手

虽然有2018年下半年桃色新闻的插曲,业内还是倾向将其失势归因于资管业务表现不佳,无望接班因此出走。

翻阅平安过去三年的年报可以看到,其信托业务净利润已连降三年,降幅分别达到23.3%和13.7%;证券业务在2018年猛降20%后,终于在去年重回2017年水平。在各业务板块间,资管业务2019年49.74亿元的净利润水平跟保险、银行业务不在一个量级,比起烧钱赚未来的科技板块也堪堪只高出3亿元。在2018年的券商总资产和净资产排名中,平安证券均位列18名,处于第二梯队水平。

如果仔细咂摸平安两年的人员变动,任汇川的辞任早有端倪。

 时间回到2018年底,平安开启自2010年以来的新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在“执行官负责制”的基础上,增设三个联席首席执行官职位(以下简称联席CEO),由李源祥、谢永林、陈心颖分别管理个人、公司及科技业务。

当时,平安官微公号特意请时任平安集团总经理的任汇川解读联席CEO机制,任汇川将自己的角色解释为:“我作为集团总经理,原来所负责的工作和职责均不变……在董事长的领导下,具体我负责和分管大资管条线,负责集团层面行政协调、政府关系和品牌文化建设。”

即使亲自出马挽尊,任汇川地位还是肉眼可见地变得尴尬。平安的业务版图里,保险是最大头的收入来源,平安银行在经过两轮收购整合后也愈发重要,反观资管业务就没什么存在感。调整后,任汇川的工作转向行政、品牌等务虚领域,成为一个不再负责具体业务的总经理。

自此以后,任汇川被逐渐边缘化。去年6月,任汇川卸任平安信托董事长一职,由平安银行原副行长姚贵平接替,失去了手中最后一项实权。到了10月,其集团总经理的职位由联席CEO之一谢永林代替,转而被董事会选举为副董事长。

任汇川的退出完成了集团总经理与联席CEO两个岗位间的整合,避免了权责交叉重叠的问题。彼时平安官方对此的解读是:“使分工更清晰、责任更明确、协同更有力,符合“联席CEO+职能执行官”集体决策机制运作需要。”至此,任汇川开始变成吉祥物式的存在。

虽然铺垫已久,任汇川辞任的消息依然在金融圈引起巨大震动,很大部分在于任汇川给人留下的精明强干的形象:年轻、机敏、镇定自若、见面两次就能记住记者们的名字和供职的媒体……更重要的,28年的平安生涯里,他在几个重要岗位上都有显著的业绩。例如推动平安研究电销,这个渠道使得平安超越中国太保成为财险业第二名;就任财务总监期间,深度参与平安A、H股上市和深圳市商业银行的收购案;担任产险董事长兼CEO时,推行四分成本预算体系改革、渠道化改革,使得平安产险在两年后市场份额跃居市场第二。

任汇川还是平安首批掌权的“本土派”。早年间平安曾大力引入海外高管,例如香港职业经理人张子欣、坐镇平安人寿的“华人保险教父”梁家驹。在2010年平安的上一轮人事变动里,这些“空降派”相继退出。有意思的是,彼时正是任汇川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他先是接替梁家驹出任平安副总经理兼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九个月后又接替张子欣担平安集团总经理,并任执行董事。自此以后,平安开始重用土生土长的自有高管。

船往哪儿开

这已经是平安在半年内出走的第二位高管。去年底,联席CEO、首席保险业务官李源祥被友邦保险以近5000万的年度目标总薪酬挖角,将从今年6月起接手友邦的保险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职务。再往前数,副董事长孙建一也主动请辞。

在平安内部,任汇川、李源祥和孙建一被称为“三驾马车”,在“内阁”执行董事班子中占据一半席位。另外三位执行董事分别为董事长兼CEO马明哲、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姚波以及首席人力资源执行官蔡方方。相比姚波和蔡方方,三驾马车都握有具体的分管业务,被视为马明哲退休后的热门接班人选。而随着任汇川的离开,“三马”悉数凋零,补上他们执行董事之位的正是陆敏、谢永林和陈心颖三位联席CEO。三位“新王”的上位,标志着平安持续两年的人事调整渐渐收尾,新的权力格局开始形成。

36氪从接近平安的人士处了解到,2018年开始的这场人事变动除了外界可见的高层沉浮外,中层也有规模不小的换血,一位高层的离开往往会带动其负责业务线人员的整体变动。可以佐证这个说法的信息是,两年来平安招聘动作频繁,在2019年里发布了超过一万条招聘信息。《中国企业家》援引数据显示,平安的37万员工离职率达到33.32%。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将这看作混乱与动荡。在李源祥和任汇川宣布离开的当天,平安的股价不降反升;在美股数次熔断的背景下,摩根大通却在本月初增持了平安H股,总额达39.52亿元。

这样的乐观既是出于信任,也包含着对管理班子调整后的期待。一方面,平安这样具有完备的决策机制以及人才机制建设体系的巨型公司,像是一台拥有严密运行逻辑的机器,个别“螺丝钉”的变动,不会影响平安的稳定发展。另一方面,这些高官们各有所长,他们的浮沉折射着平安对未来方向的选择。回顾陆敏、谢永林、陈心颖这三位“新王”的过往历程,能清楚看到平安在寿险、银行和科技板块的发力意图。

其中,陆敏作为保险业务首席执行官,是寿险改革的主要担纲人,马明哲曾表示“全集团都在支持他”。作为平安最核心的业务,保险近年业绩表现有隐忧,2019年的首年保费呈负增长,代理人队伍也出现近两成的脱落。陆敏曾在年报发布会上表态,要从产品和渠道两个方向下手,同时用科技打造数字化经营平台。此后,陆敏亲自参加代理人员直播早会,向一百万名代理人明确“寿险改革的重点就是代理人渠道的改革”,改革的方式则是借助科技完善代理人支持体系。

陆敏是平安少有的横跨传统金融业务和互联网科技的高管。2016年他“临危受命”空降汽车之家,完成了后者从ToC汽车媒体到ToB汽车数据提供商的商业模式转型,其中考验的正是数据收集与分析、数据模型搭建等科技能力。他到任后,汽车之家实现净利润增长1.5倍,股价涨幅超300%。同时,他拥有长期的保险业务经历,在平安人寿险、健康险公司均有重要任职。这样的两栖能力可以让他与负责科技板块的陈心颖顺利搭班,推动平安的“科技赋能保险”战略。

接替任汇川担任总经理的谢永林则代表平安在综合金融上的野心。2019年初,平安将集团logo下方的“保险·银行·投资”更换为“金融·科技”,明确了用科技赋能综合金融的战略转型。简单来说,综合金融平台就是通过平安金管家、壹钱包等金融服务软件渗透到用户的消费生活,以此吸引来的用户又能对金融业务产生价值转化。在这个维度上,平安需要一位有能力整合信托、资管、银行等金融服务业务的领导者,将其糅合成综合金融平台。

谢永林正是合适人选。与其他高管从保险业务起家不同,谢永林的成绩主要在综合金融板块建立。其空降平安证券和平安银行期间,把两块原本处于困境中的业务带出泥潭,净利润均有大幅增长。尤其在平安银行的零售业务转型不畅时,谢永林用两年时间完成了零售业务占大头的业务结构调整,改善了平安银行的资产质量。马明哲评价其工作时,特意提到了“用科技赋能银行经营能力”的亮点。过去三年里,平安的银行业务净利润稳定增长。

方向已经选定,新的舵手也基本就位。对于平安来说,新的航程已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