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陈桥辉 周逸斐,36氪经授权发布。

4月2日美股盘前,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自曝其在2019年Q2至Q4的财报期间涉嫌虚假交易,涉及金额达22亿元。消息公布之后,资本市场与行业一片哗然,瑞幸以4.9美元/股开盘,相比前日收盘价26.2美元/股,股价暴跌81%。当日瑞幸以6.4美元/股的价格收盘。一日之内,这家明星企业市值缩水400亿。

等待瑞幸的可能会是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调查,以及此前购买过瑞幸股票投资者们的集体诉讼。目前,美国已有多家律所出手协助投资者进行集体诉讼,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等均表示,试图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购买过瑞幸股票的投资者追回损失。 

瑞幸之外,与之密切相关的供应商、员工、投资者、消费者,甚至更关联方多也受到牵连。资金链、工作机会、信誉……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这些影响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瑞幸不再“幸”运,相关联的各方该如何面对这次风暴?

公司员工

瑞幸的员工正在对其职业前景产生疑虑。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从一位瑞幸门店的兼职员工处了解到,她的工资按兼职合同规定是每个月的1日和18日发放。但自从2月20日发了工资后,3月1日之后的工资发放开始延迟,再加上最近的瑞幸爆雷事件,让她对继续在瑞幸工作产生了动摇,她已开始准备谋求新的职业。 

另一位在2018年10月,以兼职身份进入瑞幸工作的员工告诉Tech星球,当时他认证了瑞幸咖啡师,这个认证需要至少40个工时,还要参与相关考核,才可以获得瑞幸的颁发的相关证书。此前约定,其工资是每个小时30元。但从今年年初开始,其工作强度越来越大。前几天她接到通知,4月1日开始,兼职咖啡师降薪到27元/时,而新招募进来的咖啡师为22元/时,工资发放也会延迟,比入职时商定的待遇差了很多。

加盟商 

瑞幸爆雷正在将火引向加盟商。小鹿茶是瑞幸咖啡在2019年4月10日推出的独立品牌。

根据《未来学人》报道中透露的讯息,小鹿茶目前面临着特许经营业务合规风险和经营数据造假的问题。据浑水做空报告以及媒体相关报道,小鹿茶的加盟模式存在着法律上的漏洞。除此之外,随着瑞幸咖啡的数据造假公之于众后,做空机构对小鹿茶的经营数据同样持怀疑态度。

关于门店投入成本,据瑞幸的一位加盟商表示,在一线城市开一家60㎡瑞幸咖啡的门店总投入费用预计在35万元左右,小鹿茶门店(不少于30㎡)的前期投入在30万元左右,加盟成本都低于COCO的150万元和一点点的60万元,这也是众多加盟商愿意投入瑞幸怀抱的原因之一。

瑞幸造假「次生灾害」其次,小鹿茶与瑞幸咖啡共享数字化运营体系、供应链、仓储和物流,这是一些人选择加盟的理由。第三,大部分顾客都是凭着瑞幸的免赠券来光顾,很少一部分会成为回头客。如果瑞幸自身出现数据造假且面临巨额赔偿,还能否持续提供优惠,加盟商的生意也将前途未卜。

供应商 

瑞幸暴雷之后的余波,首当其冲震慑到其供应商。去年5月29日,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提到,瑞幸咖啡的国外供应商包含全球顶级咖啡机制造商瑞士FRANKE和SCHAERER。前者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目前产量第一的全自动咖啡机制造商,每台咖啡机价值10万左右。后者是模块化咖啡机领域的行家。此外,瑞幸的牛奶供应商之一则为全球最大的新西兰乳制品企业恒天然公司。咖啡豆供应商有日本品牌三井物产。糖浆有意大利的百年糖浆品牌FABBRI。 

国内方面,根据瑞幸2020年1月7日最新的招股书信息,其国内供应商包括台湾地区最大的咖啡烘焙企业“源友”,奶源供应商则为卫岗新绿园和伊利。瑞幸的外送供应商是顺丰和美团。 

瑞幸的暴雷,势必波及其与供应商的合作。

瑞幸出事之后,与其在中国联合开发高品质果汁的路易达孚首席传播官Karen Saddler,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路易达孚已经注意到瑞幸咖啡造假一事,但目前仍然不会对瑞幸的合作下结论。会等待调查结果出炉,以便对情况进行全面评估。恒天然方面表示:已经在密切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上述采访的两家供应商未透露目前对瑞幸的供应和账期情况。

关联企业

由于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也是神州优车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占10.05%)。受瑞幸风波的影响,神州优车也陆续被全国中小企业股转公司问询,涉及陆正耀作为董事长是否面临涉诉风险。

问询函要求说明瑞幸咖啡事件对神州优车可能产生的影响,及拟采取的风险控制措施。此外,问询函还要求说明,瑞幸咖啡的相关行为是否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存在涉诉及股权冻结风险,是否存在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此外,神州优车目前还持有神州租车17.48%的股份,以及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75.21%的股份。 

瑞幸造假「次生灾害」

风波关联的企业不止神州系企业 ,造假冲击波也牵连到广告合作伙伴——分众传媒。4月2日,瑞幸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分众传媒股份收盘下跌5.67%。分众传媒证券部对此事件公开回应称:由于公司处于业绩报告发布前的静默期,与财务信息相关的消息不便披露,目前瑞幸广告款在正常回款流程中。 

根据分众传媒财务报告中列出的会计政策,分众传媒的广告收入是在广告播出时才能确认收入。即瑞幸投放完广告后,分众传媒才可以去收款。瑞幸事件发生后,已经投放的广告能否回款成为疑问。 

根据浑水发布的报告,瑞幸为了让虚增的货币资金数据更真实,他们还虚增了相应的成本和费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广告开支。4月2日浑水发布的报告指出,瑞幸夸大了2019年第三季度广告支出的150%以上,浑水称瑞幸可能将其夸大的广告费用于欺诈收入和店面利润造假中。而瑞幸最大的广告合作商就是分众传媒。

投资方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对瑞幸的发展作用不容忽视,刘二海是陆正耀的长期资本支持者。早期,加入联想投资的刘二海,曾代表君联资本投资了陆正耀创立的神州租车。

瑞幸造假「次生灾害」

在瑞幸寻求IPO的路上,愉悦资本功不可没。愉悦资本于2018年7月,曾向瑞幸的A轮联合投资2亿美元;同年12月,向瑞幸的B轮联合投资2亿美元。

然而瑞幸的造假事件一出,愉悦资本紧接着就发布了一封致有限合伙人的内部信,称“获知此事,愉悦资本感到非常震惊。大家的利益都因此受损,因为我们并未售出瑞幸的哪怕一股股票。”

截止到当前,愉悦资本对瑞幸咖啡的持股为二期3300万美元,占基金规模的10.3%,每股成本6.68美元,截至4月2日收盘,愉悦资本二期账面价值95.7%。有媒体做过相关推算:之前愉悦资本持股成本为8200万美元,持股比例为5.3%,现在瑞幸的市值降至不到14亿美元,换算过来,现持股为7200万美元,也就是说,愉悦资本投资损失约为1000万美元。

刘二海此前与陆正耀合作多个项目,但此次爆雷,愉悦资本声明事先并不知情。而同为投资方的大钲资本已于1月8日减持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收回了当初对瑞幸的投资。

中概股其他企业

瑞幸作为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之一,其财务数据造假丑闻一事爆发后,直接影响了其他中概股上市公司的口碑。

美东时间4月2日,瑞幸事件爆发后,美股上百只中概股飘绿。百度、京东、拼多多等多家企业的股价遭遇明显回落。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从瑞幸事件发生后的近10个交易日内,瑞幸咖啡、新奥混凝土、易恒健康累计下跌82.87%、57.68%、45.18%,有6只纳斯达克市场的中概股跌幅超过30%,近5个交易日内跌幅超过10%的中概股有20只。

瑞幸咖啡的国外投资者们也十分愤怒,美国空头基金Kynikos Associates创始人吉姆·查诺斯表示,他押注了瑞幸咖啡的空头,并且号召投资者远离此类中国公司。查诺斯此前曾准确预测美国能源企业安然会破产。这次发表的对于瑞幸的看法,将大大影响整个中概股市场。 

瑞幸不是第一家财务造假的中概股公司,此前有中概股软件公司“东南融通“于2007年上市,2011年因造假被迫退市。东南融通财务造假带来的信任危机延续了两年多时间。

此次瑞幸造假门一事,对中概股市场的冲击到底会有多大,现在无法判断,但瑞幸财务造假一事显然已经给中概股公司造成恶劣融资影响,近期准备赴美上市的公司会被详细审视。

京东零售CEO徐雷也针对此事在其朋友圈表示:瑞幸财务的作假是对中国企业形象的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经过此事全社会很多经济成本会提高,因为信任已经被破坏了,而信任是最昂贵的。

消费者

4月2日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发生后,很多消费者恐慌“手中多张优惠券能否用完”、“瑞幸会不会倒闭”,与瑞幸股价大幅下跌的趋势完全相反,4月3日开始出现“挤兑式”消费。全国多家瑞幸门店生意火爆,小程序和APP的点单程序出现宕机,自取和配送的等待时间大幅延长。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采访一位近日多次在瑞幸购买咖啡的学生,他声称之前从来不买瑞幸,4月3日他在微博热搜得知瑞幸财务造假一事,就赶紧下载了客户端。因为新人首单免费,他甚至还用父母的手机号注册了新账号。虽然购买咖啡的排队时间很长,但他觉得:“学校也没开学,时间很自由,要多多享受优惠。” 

除了抢购咖啡,甚至有不少人选择超低价“回收优惠券”的生意,在一个“guang优惠群”里,群主在群内不断发布“有偿收购瑞幸3折以下优惠券”的消息。

梨视频旗下《老板联播》4月3日在微博发出“你还会支持瑞幸吗?”的话题调查。截止到目前,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梳理发现,52.1%的用户选择“如果不倒闭还会喝”,另外43.3%的用户选择“其实没有爱过”、“用完优惠券再说”。对于大部分普通消费者而言,对瑞幸的好感更多取决于巨额补贴持续到何时。 

明星代言人

瑞幸一直都采用代言人模式进行品牌推广。2017年10月瑞幸开的第一家门店在银河SOHO落地,紧接着在11月就邀请了汤唯和张震两位知名演员出任品牌代言人。

瑞幸并不满足于此,它试图寻求产品上的突破,于是在原有的咖啡业务上又新推出了小鹿茶,这个产品的受众面是新生代的年轻职场人群。这一次,瑞幸选择了刘昊然和肖战作为小鹿茶的代言人。

瑞幸造假「次生灾害」

然而瑞幸的代言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就在刘昊然刚代言小鹿茶之初,瑞幸2019年公布的Q2财报就显示亏损6.8亿,连带被网友抨击。而瑞幸此次暴雷后,作为瑞幸代言人的肖战也遭到网友质疑。

令人不禁感叹,这4位代言人时运不佳,未来代言路上多了负面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