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首发腾讯科技·亲历栏目,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唐山、张公子、Sisi、枣儿

编辑 | 万芳 孙实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离瑞幸“自我爆雷”已经过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瑞幸遭遇了大股东清仓、股价从20多美元跌至1-2美元、CEO钱治亚等多名高管“下课”、董事长陆正耀频繁通过神州系进行资本交易,让人捉摸不定……

所有人都关注瑞幸的股价、未来,但却有一个更庞大的群体被忽视:那些曾经和现在仍然在瑞幸工作的普通人。

他们的努力和效率组成了瑞幸的每一步,但没人关心他们的未来。

显微故事记录下了这些瑞幸前员工、现员工的故事,他们当中有咖啡师、有从神州转岗过去的程序员、技术人员等。

在他们的故事里,在瑞幸当咖啡师,学不到太多的技术,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按键”。瑞幸的高压政策、阵营划分,让他们透不过气。瑞幸的爆雷,甚至让他们感觉到大大地出了一口怨气。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看到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假消息”

老黄 广西人 瑞幸后台软件工程师 

在职时间:2020.01-2020.05

公司出事那一天,我正和其他同事讨论技术问题,忽然看到有人在群里丢了链接。

大家第一反应,这是个假消息。

公司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正常。即便是消息蔓延开来的一周,同事依然该干啥干啥,只是偶尔会自发从网上了解一些关于公司的新闻。

我是在今年1月加入瑞幸的。当时肺炎疫情还没蔓延,20天内我接到三家大公司的录用通知,其中包括瑞幸。

招聘岗位是系统前端开发工程师,主要工作是给瑞幸做内部平台开发。当时瑞幸是大家眼中风头正劲的创业公司,我也觉得在这里工作前景会更加有希望。

面试时,当面试官看到我曾有过外企经验,还特意问我一句“有没有做好再次面临辛苦的准备?”

我知道他是想强调“来瑞幸可能会经常需要加班”,当然给予肯定的回答。

实际后来也没有太多加班。总体来说,瑞幸和别的互联网企业没有太多区别,开放的工作区域、整洁的工作环境,我们部门70多个人,彼此工作协同都不错,不存在太多效率问题。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老黄的工位环境,一切正常 (受访者提供)

正因如此,出事时我们几乎第一时间选择了忽视。可事件发酵速度之快,不容大家怀疑,慢慢地大家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周围有的同事还不甘心,苦苦死撑。

按照瑞幸的招聘要求,员工要过两个试用期才可以正式入职。我刚度过瑞幸的第一个试用期,也就是刚满三个月。但我选择了主动离开。

自己的未来被其他原因所掌控的感觉,我不喜欢。

造假曝光后,我们店爆单了

小张 北京 瑞幸兼职咖啡师

在职时间:2019年11月-至今

2019年底我看到瑞幸在58同城大量招人,之前他们扩张时也曾去我学校招兼职,许多学长学姐说可靠,所以就决定试试。

通过了配方考核以后,我还考了咖啡师的认证,工资在21.5元每小时。

瑞幸的薪资水平比其他兼职高很多,室友在麦当劳不过十多块。

看起来,瑞幸的晋升渠道也不错。考上了值班就可以参与盘店,考上了副店长,可以参与部分管理事务,且转正为全职成为店长,入职就缴纳五险一金,薪水也比其他餐饮集团管培生高。

我考虑过留下来的可能性,但是在瑞幸工作是真的累。

每天完成100多单的饮品,机械的按按键,还要被监控,不能乱说话,这样是年轻人过得日子吗?

造假那件事后,对门店影响很大:一个是同城瑞幸门店关闭了许多,另一个是店里面爆单了。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瑞幸造假曝光后,网络订单量激增(受访者提供)

从我工作的店步行十分钟,就有另外一家瑞幸。4月末,这家店铺就关闭了。

另一方面,认为“瑞幸是国货之光、割了美国韭菜“的网友也给瑞幸创造了大量订单,还有一部分来自想用完手中优惠券的用户。

爆单之后,每天出单都是之前的两三倍。因为还在疫情期间,所以店里只配有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尽管公司排班表上面备注了午休3小时,当时中午一个小时都休不了,都是无偿加班。

我还得到了消息:为了优化人员,瑞幸再也不接受全职了。

现在就算可以转全职,我也不考虑。

只有机器人才能在瑞幸长期干下去吧?我是个年轻人,接受不了这么刻板的生活。

先裁神州的人,我们工龄短、赔偿低

K先生 厦门人 从神州转入的程序员

在职时间:2019.06-至今

去年下半年,同在神州同事陆续签约瑞幸,听他们说工资会有涨,我也跟着签了。

签约时,瑞幸厦门和神州的办公场地还没分开,连前台都是同一个。

12月末,还没签约的那些同事也一起被并入瑞幸,所有人又安排一次重新签约,工龄从头开始计算。

第二次签时,我想反正公司内部新项目,挑战多,自己也能进步。

但没想到过来后,不仅变成996,别的福利也没了。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裁员期间,HR到我们部门一些同事工位上读离职通知。

后来才知道,因为他重新签订了合同,就职时间不长,被裁也拿不到多少赔偿。

神州和瑞幸不同公司员工的差别待遇很明显。

瑞幸闪电上市之后,又再招募了一批人,这些人的工资虚高。

今年三月,老神州过去的人都没拿到年终奖,但瑞幸单独招募的人都发了。紧接着,就自曝造假。

马上5月就开始人员优化, 可能是怕出现厦门优车集团裁员时候员工维权的场景,第一批人数没有那么多。

但这次裁员以神州转过去的人为主,大部分人都没满1年,所以n+1其实也拿不到多少钱。只能说资本家真是精打细算。

高层乱搞,我们是无辜的

李冬 北京 瑞幸软件工程师

在职时间:2019.06-至今

前几天,恰巧是我在瑞幸工作的一周年,这一年就像过山车,跌宕起伏。

公司内忧外患,按理说我应该毫不犹豫辞职,但是公司内部状态还是井然有序,和以往没什么差别。

即便是现在,公司内部还在发口罩,动不动就有小零食,有免费的咖啡新品,同事之间关系也融洽。

我内心是迷茫的,现在辞职相当于裸辞,以后生活是个问题。但是不辞职,我也担心工资都不一定能发出来。

前阵子有的部门裁员,弄得我们人心惶惶。不少朋友向我打听情况,我三箴其口,怕惹麻烦。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脉脉上的评论 (受访者提供)

自己的不当言辞如果给瑞幸带来不好的影响,对我也没好处。瑞幸也算是养活了很多门店、员工,解决一些就业率。他垮了,很多人都跟着遭殃。

但我自己比谁都想知道,瑞幸咖啡这次动荡一定会导致破产吗?高层乱搞,我们是无辜的,员工的结局就没人管了?

我曾经历过裁员,上层的评估决策后,第二天就宣布解散,你根本无法提前知道。

现在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观望着,等公司的决策和交代。比起跳槽,我更想休息一下,现实动荡,谁知道去的下一家公司会怎样?

一想到再累也没瑞幸累,什么工作都能坚持了

张丹 北京 瑞幸门店咖啡师

在职时间:2019年3月-8月

当时瑞幸咖啡同意录用我,我还是有点感动的。

那阵子,瑞幸咖啡如日中天,几乎所有像样写字楼的电梯里都能看到瑞幸咖啡的广告。大多数电影院在影片放映前,也都会播放瑞幸咖啡的广告。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当时瑞幸咖啡还在热推“百万大咖第一季”,

每周买够5件单品可以瓜分500元现金

因此,瑞幸就给我一个印象,太有钱了。

我是单亲妈妈,被瑞幸录用之前,我已经失业了两年多。这段时间,我曾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了两个星期,还开了5个月的网店,专卖进口化妆品,业绩惨不忍睹。

熟人听说我去瑞幸,还劝我说,在那儿上班比“黑煤窑”都累。当时我想,如果“黑煤窑”招人,我也会去。

结果,没想到这“黑煤窑”比想象中的累多了。

入职前要经过培训、背配方、考试。我年龄大了,只能一遍遍大声念出来,有时我孩子都会背了,我还背不下来。

最让我崩溃的是,正式上岗后,依然要背配方,还要定期考试。公司有专门的内部APP,里面在线考试,如果通不过,不仅升职无望,还可能被解聘。

自从在瑞幸咖啡上班后,我找不到剩余时间陪孩子。我只好让母亲替自己带孩子回西安老家。

母亲很不满意地说,才赚多少钱,至于这么忙吗?当时,我每个月工资是4700元。

上班的压力比考试更大。一举一动都有录像监视:2分钟内,必须做完一杯咖啡;做咖啡前必须洗手;洗一次手必须20秒以上;方巾必须半小时一换;消毒水必须3小时一换;用完的器具必须放在消毒水里浸泡5分钟,再用清水洗干净……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在门店工作的咖啡师 (受访者提供)

我所在的店在某商业中心一层,楼下有超市,楼上是写字间,每到中午、晚上,忙得不可开交,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每天都在洗洗擦擦,下班前,要把咖啡机的部件拆下来,洗干净、包好,有时得花1个小时。有时,觉得自己真像《摩登时代》里拧螺丝的卓别林。

很多年轻人入职没多久就离开了。一是嫌工作太累,二是学不到技术。瑞幸咖啡的产品就是各种原料搭配,没有太多发挥空间。

2019年8月,瑞幸股价猛涨,开店速度加快,我也受不了离开了。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瑞幸闪电战》由中信出版社于2020年1月出版发行

作者沈帅波标榜新生代财经作家,该书描述“瑞幸闪电战锐利打法”

辞职没多久,我在网上书店看到瑞幸公关的人出了一本《瑞幸闪电战》。这本书,承包了我一年的笑料。

自序里写:

“旧的商业秩序正在崩塌,而新的商业秩序尚未完全确立。这便是我们面对的伟大而充满迷雾的时代。好似新的大航海时代,勇敢者早已登船出发,有人遇上海啸,有人迷失了方向,有人幸运地找到了美洲大陆,但不管怎样,都好过在岸上嘲讽的人。”

我感觉,瑞幸不仅是黑窑厂,也是血汗工厂,幸好我已经上岸,成为了那个嘲讽他们的人。

健康证、工作服全部自己买,遭遇“全转非”

小L 江苏三线城市 瑞幸全职咖啡师

在职时间:2020年1月-5月

我家在江苏一个三线城市,疫情导致餐饮行业损失惨重,年后想找个有保障的工作就更难了。

当时看到瑞幸是少有的、可以保证五险一金的公司,一看到他们招全职咖啡师,我就投了简历。当然也有私心,想去偷师,以后自己开个咖啡店。

没想到,进来后才发现,“没有感情的按键机器”,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形容。

所谓的咖啡师,其实只需要把操作手册背熟,知道不同配方按多少次按钮就行。比如香草拿铁半糖按两下按钮,全糖按四下,然后把杯子放到机器下面就行。

不过瑞幸的配方很多,导致很多人没有背熟配方,就离开了。背完配方,你就要去瑞幸大学App参加考试,考试内容是:随机出两杯咖啡名称,5分钟内做完且拍摄视频拍摄了上传,通过了之后才会分配门店。

全职咖啡师的要求,是1个月内考下咖啡师,考下后工资会高点,如果考不下就要离职。毕竟瑞幸的工作挺忙,如果背不下配方,后面的工作压力很大。

制作咖啡的要求还相对严格,要求2分钟内完成咖啡,还有整点洗手,这些都是在监控下的操作。

不过,不同的店铺在执行力度会有差异。比如我去的第一家店,要求整点洗手,每次用消毒水,然后洗满20秒;而第二家店,店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就没用消毒水,只要不被拍到就行。

不用消毒水的原因,是因为消毒水太伤手,瑞幸也不能留指甲。我去的第一周,手就干燥脱皮,下班之后要不停的涂护手霜。

总体来说,瑞幸比我之前工作过的餐厅好一些。下班打烊要洗咖啡机和小器具,最重要的是不能忘记贴有效期,瑞幸店里不让有过期的东西。

瑞幸要求打烊后半个小时内完成这些事,但实际上做不完。比如每天都有盘点,对物料把控很严,如果实际盘点和电脑记录库存差异不太大,就算盘点完了。

如果差异很大,系统会”飘红“,这个时候就要重新盘点了,一直盘点到哪儿有问题,再去写实盘报告就行。

如果每一步都按照瑞幸的要求做,是不可能按时下班的。但是我们有排期表,这些超出的时间都是不算工时的,也算是义务劳动了。

我当时在第一家店做的不错,每天大约100多单。但是因为瑞幸关闭了很多门店,也有很多人离职,加上每个店铺不能超过2个人,就重新分配了店铺。

在第二家店铺工作时,瑞幸就出事了,导致我们所有全职员工都遭遇了“全转非”(全职要转成兼职)。

入职第一天,店长告诉我,要重新签订合同,变成兼职,三个月后再转成全职;虽然承诺的是和全职一样的工资,但是不交保险和绩效。我们这批已经降低到了20块钱1小时的时薪,也享受不到做满200单再计算1000元的绩效了,算下来其实根本赚不到多少钱。

接着瑞幸开始用各种方式压缩成本。但一切其实都有预兆。

开年以后,瑞幸已经在我们城市关闭了不少店铺。承认造假后,店里对成本管控就更严格,包括做坏了的饮品要自己掏钱购买,做满四个小时的员工免费杯也没有了。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图片来自网络

甚至入职的员工服都要自己买的,承诺的入职就交五险一金,变成了入职交五险,全职第四个月才开始交一金。餐饮行业大部分由企业报销的健康证,也变成了入职6个月以上才给报销。

工资低、看不到晋升希望、内部又如此压抑。在5月餐饮业稍微有点恢复后,我就毫不犹豫辞职了。

不是资本奇迹,是阶层分化严重的高压阵营

何文洋 杭州 瑞幸门店咖啡师

在职时间:2018.12-2019.9

我曾经把瑞幸的工作经历写成文章发在网上,后来有7-8家媒体都联系过我,但我都回绝了。

因为,当时大家都在说瑞幸咖啡是奇迹、民族企业,如果我抱怨上班累,他们一定觉得是我自己太懒了。

最近看到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事败露后,我大大出了一口怨气。事情是明摆着的:浑水公司用的是最笨的调查方法,就是找几家门店,统计一下销量,就能看出破绽来。

我们这么多媒体、专家,写了那么多文章,又是“奇迹”,又是“民族企业”,怎么就没一个人看出来呢?

我们大多数一线员工心里都知道,瑞幸咖啡赚不到钱。

因为折扣太低了——3.8折券满天飞,最低的仅1.8折。我们自己也有微信折扣群,都是来薅瑞幸咖啡“羊毛”的。

但也没人问过我们,也没人关心我加过多少班?究竟能赚到多少钱?员工本身能赚钱吗?我们不是不能吃苦,是不愿意吃这种不明不白的苦。

我赶上了一位异常苛刻的店长,动辄发脾气,说话尖酸刻薄。

作为普通员工,赶上什么店长,和投胎一样,自己没法选择。瑞幸很多店长只在餐饮行业中混过,根本不懂咖啡,只懂怎么骂人,怎么就成了管理人才。

在管理中,瑞幸咖啡特别强调阶层感。店长的收入比我们高得多,公司给他们的信息也比我们得多,在公司眼中,店长是自己人,基层员工是外人。

瑞幸咖啡的应对之道就是高压政策,把员工划分成不同层级、不同群体,然后分而治之。

比如兼职员工,工资比正式工高,但公司对正式员工说:“公司给你们上了五险,因为你们是自己人。”

其实一查,上的都是最低的那一档。早先瑞幸圈到了那么多投资人的钱,就该对自己的员工好一点,可瑞幸咖啡连这个底线都没做到。

在瑞幸咖啡,兼职工、服务员、咖啡师、店长、办公室构成了不同的世界,公司有什么不合情理的做法,谁也不敢抱怨,因为人人都会觉得别人也许能接受。于是,任何一个严苛的政策都能贯彻下去。

其实,不正面反抗,大家也会用一些变通的手段。表面上门店里有录像监控,有制度,但客户在排队,怎么可能每次洗手都保证20秒。到后来大家也都明白了,只要业绩好,细节是可以松动的。

据我所知,违规的情况并不罕见,表面上是用制度管理,实质上还是人情管理。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家号称严格管理的公司,竟会出现这么大的财务漏洞。此外,瑞幸扩张太快了,如此惊人的扩张速度,必然给资金、人力储备、管理、产品品质带来巨大压力。

我不太关注瑞幸咖啡上市的故事。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圈钱能力”与“牛皮破灭”之间的比赛,如果圈钱能力跑赢了,瑞幸今天依然是大家眼中的明星企业,可惜是牛皮率先破灭。

资本搅乱了口味,瑞幸从没想过做好一杯咖啡

顾雨 北京 某知名咖啡店创始人

没有加入过瑞幸

我在咖啡行业做了15年,太了解社区咖啡店的问题了。

中国社区咖啡店生存困难,是因为绝大多数人的口味被速溶咖啡改造过了。一提起咖啡,他们想到的就是速溶咖啡的滋味。

速溶咖啡有强烈的油味,它会长时间留在口腔中,让人感到口渴,速溶咖啡的香味可能更浓烈,但比较单一,缺乏层次感。而煮咖啡中的一些味道,比如坚果香、花草香,是速溶咖啡无法模仿出来的。

即使是咖啡师,也无法保证每次做出的咖啡都是一个味道。我做了快20年咖啡,至今也是发挥好时,做出的咖啡就好一点,发挥不好时,做出的咖啡就差一点。

理解不了其中的微小差别,就无法真正理解咖啡,更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小小一杯,却要10多元钱。

真的好咖啡,是很难做到标准化的。开咖啡店想赚钱,选址必须放在豪华写字楼、商业中心,那里寸土寸金,没有谈事、独处的空间,名义上是卖咖啡,实际上是卖空间。

我们在瑞幸这一年:无处不在的监控、累和迷茫

瑞幸店内海报 (受访者提供)

在一杯咖啡中,空间占据了大部分成本,要想赚钱,只能压缩咖啡的成本。在这个链条中,咖啡只是资本的工具,帮助资本去抬高地价而已。

资本搅乱了咖啡的口味,所以很多咖啡店将奶油拉花当成技术。因为它比较好学,而且是个噱头,但往咖啡里加油脂,这咖啡还怎么喝啊?

瑞幸从来都不是一家咖啡公司,因为它从没想过,如何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应受访者要求,K先生、李冬、小L、老黄、顾雨、张丹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