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海松资本”(ID:Oceanpine_Capital),作者:深耕硬核科技的,36氪经授权发布。

9月12日,海松资本创始人、CEO、管理合伙人陈立光先生出席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就“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为主题进行演讲。

本届峰会以“创想未来”为主题,邀请自全球不同国家而来的创业者、投资人、业内领袖,就当前创投领域的投资方向和发展趋势展开深度讨论,分享最佳实践成果,为新时代下的创新创业发展注入品质鲜活的能量,包括小米的雷军、美团的王兴、创新工场李开复、高瓴资本张磊、科大讯飞刘庆峰、地平线公司余凯等嘉宾都纷纷登台发表演讲。

海松资本陈立光:创业者要如何把握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

▲嘉宾 陈立光 演讲

以下为陈立光演讲实录

创业者们,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海松资本的陈立光,今天非常荣幸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个主题,就是“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下面我从这几个方面跟大家做一个分享:首先,咱们现在的创业属于哪一个时代?我认为叫做新经济创业3.0,即硬核科技创业的时代。再次,为什么是硬核科技创业的时代?以及硬核科技创业面临的挑战和机会在哪里?最后我将简要介绍一下海松资本投资的一些理念。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新经济创业的历史,我是九十年代初,1992年去美国留学的,那时候刚刚到美国,我就接触到电子邮件和Mosaic浏览器(Netscape的前身), 世界上第一个图文浏览器。马云是1997年接触到互联网,他接触互联网比我晚,但他比我更有商业头脑,所以他回国创办了中国黄页,还有之后的阿里巴巴。从1995年以后,因为Nestcape的诞生,带动了全球范围内的互联网革命,包括在硅谷诞生了Yahoo, eBay, Amazon,以及1998年创立的Google, 。当时在硅谷,互联网经济可谓是风起云涌, 除了刚才说的这些著名公司之外,还有一大批.com公司,这股互联网创业之风也很快刮到了中国。中国那时也马上出现了像雅虎这样的三大门户网站,如新浪、搜狐、网易,以及后来的当当、卓越网等等。这个时代的创业在我看来叫做新经济1.0, 即门户网站+电子商务。互联网经济1.0,这大概持续了十年,包括后面涌现出的更多的如阿里、百度等电子商务、搜索引擎网站。

时间来到了2005年,国内互联网创业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出现了包括像58同城,赶集网,优酷,各类团购网站包括美团、饿了么等等,以及在2012年创办的字节跳动、滴滴出行等等,基本上属于在电子商务的各个细分行业做更细的耕耘,以及围绕着商业模式的进一步创新。那回过头来再看美国,美国除了象Amazon这样的在电子商务领域继续做大做强,他在云计算、在企业服务、流媒体等领域做了大量的拓展,同时还诞生了一大批为互联网经济服务的基础技术企业,无论是芯片、材料、云计算、网络安全、大数据等等,包括前一段非常火爆的Zoom,也是2011年左右成立的。我把这个2005年 – 2016年这个十来年时间叫做新经济创业2.0时代。中国的新经济创业2.0时代主要还是基于电子商务,在各个垂直消费细分领域的进一步做大,做强,做深,同时把商业模式创新做到了另外一个极致;而美国呢,除了商业模式创新之外,还同时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领域做了大量的拓展。

2016年之后,中国经济开始进入到经济新常态,因为传统经济、实体经济的发展遇到了瓶颈,国内生产能力远大于实际所需要的,供大于需。同时呢,互联网经济也到了一个转折点,市场上逐渐意识到商业模式创新已经很难再做得更大了,那几个巨头也很难去超越了,反而因为多种因素导致大家意识到需要发展核心技术,以及传统实体经济需要数字化、互联网化。这就是大家看到最近风起云涌的在芯片领域、AI领域、云计算、医疗科技领域等的创业以及上市企业,而不再仅仅是电子商务或商业模式创新的了。这就是我说的从2017年到以后的至少十年,2027年,是一个新经济创业3.0的时代,即硬核科技创业的时代。再回过头来看一下美国,美国实际上从2005年至今一直在硬核科技领域里面深耕发展,无论在云计算、芯片、企业服务、生物科技等领域继续引领全球的发展,它的2.0时代跟3.0时代基本上完全融合在一起,并不象咱们中国这样看得很明显的区别。

刚才说的新经济创业3.0,无论是芯片,AI,大数据,云计算,5G,生物科技,实际上都属于硬核科技。这是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那为什么是硬核科技呢?先跟大家分享一组数据:2018年中国的芯片进口总额是2.06万亿,2019年也是2万多亿,中国石油进口在2018年2万亿不到,芯片进口已经超过了石油进口,是中国第一大进口产品。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巨大的消费市场,我们平常用的各种手机、电脑,pad、汽车、遍布大街小巷的智能摄像头等等所有东西都是跟芯片息息相关,大部分都需要进口,所以说中国芯片市场占了全球的60%,是全球最大的市场。

海松资本陈立光:创业者要如何把握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

但是我们的芯片的制造能力呢,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兴国际、长江存储、兆易创新等中国数一数二的芯片及芯片制品如存储器等巨头公司,都加起来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还不到10%。再看一个数据,中国半导体装备实际上只占百分二点几,也许大家看到了中微公司、北方华创,包括海松资本投的一家半导体装备公司,屹唐半导体,以及一些装备相关的企业,这些都加起来在市场总额在全球2%不到。还有芯片设计公司,包括海思在内的各类细分领域的芯片设计公司,占不到全球3%总额。芯片材料领域也是如此,可能稍微好一点。从这张图大家可以看到,虽然中国有这么巨大的一个市场,但实际上无论从制造能力,到设计能力,到装备制造包括核心零部件、材料等等,实际上占全球份额是非常低的。半导体领域只是硬核科技其中的一个方面。

看完这组数据后,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的硬核科技就一直没做起来呢?刚才说的是半导体,实际上还有很多领域,云计算,企业服务,生物科技等等都还有相当的差距。所以说现在是一个硬核科技创业和投资的时代,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时代呢?几个理由,第一点,因为商业模式创新在中国已经做到了极致。打个比方,我们今天无论在公交车、地铁,或者出租车上面满眼都是广告,上了电梯里也是广告,好不容易去一趟洗手间一抬头也是广告,广告无孔不入的。中国人非常聪明,每一个能够有商业机会的地方都想得到,都有人去做。Groupon在美国兴起的时候,国内一下子冒出十几个团购网站比如美团、饿了么、拉手、打折网、聚划算等等。再说共享出行,美国有了Uber之后,咱们这边马上就有滴滴,你有滴滴,我有快滴;你有曹操出行,我有刘备出行,你有有道出行,我还有神州出行。前两年发展共享单车,你有摩拜,我有OfO;你有小黄,我还有小蓝、小鸣,是不是还得有小张小李呢?再比如共享充电宝,你有街电,我还有来电,快电、小电、怪兽充电等等。商业模式的创新在咱们国家已经到了极限,无孔不入了,也到了极致。所以也是因为这样,我们今天的创业必须要从硬核科技来着手,而不是仅仅凭一个点子,一个idea,实际上这里面的机会更多。第二点,经济发展到了一定规模的自然需求。刚才说芯片,我们的市场份额在全球应用市场已经占了60%。但是我们在核心技术,从制造到设计,到材料,到装备占整个市场跟我们需求是极不匹配的,所以这也是经济发展到了一定规模的自然需求。

 第三点,中国拥有万亿级传统产业的产业升级,即数字化、互联网化的需求。因为中国人口众多,经济规模庞大,任何一个行业拿出来都是全球第一的,不是第一也是第二。比如汽车,我们在全球遥遥领先,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比如发电,我们的发电总量,随便拿出来都抵好几个国家GDP的总和。国家电网,一个企业一年收入两万多亿人民币,超过好几个国家的GDP,还有我们的物流业、运输业等等也都是全球最大,更不用说房地产行业,建筑行业了。这么多万亿级的产业,都急需转型升级、数字化,互联网化,拥抱新经济,这里面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最后一点,是国家的战略需求,要求安全、可控,我们叫“安可”战略。就像一个大厦盖的再好,装修得再漂亮,但是根基不稳,或者根基是建在一个沙滩上,那是非常危险的。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必须考虑到底层的基础技术的安全可控。综合以上四点,可以说现在是我们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

那具体说来,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创业机会呢?我再说一下机会,刚才说的为什么是硬核科技的四个理由,实际上主要说的是宏观环境,是天时,那再讲一下地利、人和。地利,科创板、注册制创业板的推出,给我们无论是创业的,还是投资的,造就了一波巨大的机会,尤其是退出方面。从创业角度来说主要是更多的资本和更高的估值。那为什么是人和呢?硬核科技的创业跟以前的商业模式相比,商业模式创新只要有好点子,大学毕业生也可以创业,也可以做得非常好。但是硬核科技不一样,需要对产业有深刻的了解,对技术有非常深入的了解。这二十年来中国这么多留学生,在外企里面锻炼的人才,通过这些途径已经培养经锻炼了一大批非常优秀的人才,以及最近因为美国的移民的限制导致越来越多的海外留学人才回国,这些人才为我们硬核科技的创业打造了一个非常坚实、非常重要的基础。

但是,我们要充分认识到,挑战也是很明显的。就像我刚才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它相对来说容易,你只要有一个好的主意,就去融资,放在网上,不断地烧钱,规模越大,就越能够做起来。当然了,也是因为这一点,商业模式创新通常也是赢者通吃,容易造成一家独大的局面。但是对于我们做硬核科技创业来说,我们是2B,不是2C,在任何产业都有机会,任何企业无论大小都有机会。它不像互联网行业那样赢者通吃,大家在这个众多的细分赛道里面都有各自的发展机会。但挑战就是我们创业者要对产业的需求有更深刻的了解和理解,要抓住痛点,而不是仅仅抓住了伪需求,这是第一点。

第二,人才的建设。我们在优秀人才、核心人才、多层次人才培养上还是面临很多的挑战。这是我们硬核科技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人才的培养,包括很多股权激励的建立。

第三,对接产业资源,了解产业。创业者们得跟产业进行对接,你是为企业服务的,你得必须深入了解这些产业,了解需求,为这些企业解决问题。对接产业资源、了解产业,对很多创业者们来说大部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这个挑战,在创业的时候有所考虑,无论是寻找合伙人、合作伙伴、还是投资机构,都得找到能够帮助创业者们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够帮助对接这些产业资源的投资机构,这个是非常重要。

第四,要有企业家精神。做2B,不像做2C。它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所以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要有企业家精神。今天大家都看着科创板一上市动不动都是几百亿,都很激动,都想一夜暴富、一蹴而就,这种心态肯定是不行的。实际上创业,尤其硬核科技创业路是很漫长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坚韧不拔的企业家精神、创业精神。

最后一点,国际化思维。因为我们做的2B这个产品,硬核科技行业的产品做好了,今天不仅服务中国市场,将来更是要走向世界,我们一定要有国际化的布局。阿里做这么大,百度这么大,美团这么大,他们要走向世界是很难的。2B不一样,各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在全球差不多,需求也差不多,所以把中国的2B做好了就能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走向全球的机会。当然了,这里面挑战也很大,有一次我问Zoom创始人袁征,我说如果你的企业当时在中国创办,而不是美国,你的企业今天能否取得同样的成功?能否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他很坦诚地跟我说不可能,因为我们在中国天生的就是定位为中国的企业服务,无论我们创业者的格局,无论我们客户的平台,好像只是做中国,你只是一个中国企业,很难走向世界。但是美国创办的企业天生的就是全球的,就是个全球性的公司。我认为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中国的企业也必然是全球性的企业,在中国的成功,也意味着我们将来在全球也都可以成功。

 综合以上所述,机会很大,挑战也很大,但毋庸置疑,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的的确确是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这也是三年前我决定从做实业转型去做投资的原因,海松资本也是定位于硬核科技的专业投资机构,我们专注于硬核科技,专注于对接产业资源,我们一帮创始人都是来自产业,有深厚的产业背景。我们深刻了解今天中国的各行各业、各个行业所面临的挑战和痛点。我们知道如何帮助这些创业者们,对接产业资源,帮助他们做产品的规划,实现产品进一步的升级,对接各种资源。

海松资本在短短三年左右时间,已经投出了三十几家,在中国也包括在美国一些具备将来走向全球的,至少目前在中国绝对领先地位的头部企业,无论在AI领域,芯片领域,半导体装备领域,半导体材料领域,在云计算、企业服务,生物制药、医疗健康等等方面我们都做了很多的布局。作为一个与众不同、具有深厚产业资源的海松资本,我们的投资以中后期成长期阶段为主,但是针对一些非常优秀的企业在早期成长阶段,我们也一样有布局。

最后,今天有这么多优秀的创业者们,有这么好的创业机会,有这么多优秀的投资机构,还有这么好的上市退出通道,可以说今天是我们硬核科技创业最黄金的时代!预祝大家创业成功,谢谢大家!

海松资本陈立光:创业者要如何把握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

海松资本陈立光:创业者要如何把握硬核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