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张睿 马圆圆

编辑|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9月15日,就在软银集团宣布将所持的全部ARM股权以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之后,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赫尔曼·豪瑟)给英国首相写了一封“求救信”。

赫尔曼·豪瑟在信中表示,ARM在手机微处理器方面占据主导地位,是英国仅存的领先技术公司。将ARM卖给英伟达会让成千上万名ARM员工在剑桥的工作受到影响,也将破坏ARM的商业模式的根本,让ARM失去半导体行业的“瑞士”地位,难以在商业竞争中保持中立。

为此,赫尔曼·豪瑟还专门搭建了一个网站“saveARM.co.uk”,希望业内联署,要求英国首相阻止英伟达的收购。

赫尔曼·豪瑟的“求救信”将整个芯片产业撕开了一道口子,裂缝之下或将是整个芯片产业的变局。芯片产业的盈利模式大致分为三种,一是英伟达和英特尔这种芯片生产商,他们只卖芯片不卖专利;二是类似高通通过芯片专利捆绑销售来收取巨额的专利费;第三就是ARM模式,ARM只做半导体IP授权,不生产芯片。

如果英伟达收购ARM获批,并将自身技术纳入到ARM的IP授权产品组合中,ARM这种长期处于中立状态的系统将会被打破——将Arm出售给Nvidia意味着,Arm及其合作伙伴将受到美国CFIUS法规的约束。

拯救“英国科技皇冠上的宝石”

英伟达收购ARM这个“英国科技皇冠上的宝石”将是“一场灾难”, 赫尔曼·豪瑟此前在接受BBC采访时如此评价这个收购。从ARM在芯片产业的地位和市场份额看,ARM绝对撑得起“英国科技皇冠上的宝石”这一桂冠。

拯救“芯片界的瑞士”:英伟达400亿美金收购ARM的野心与障碍

ARM的前身为艾康电脑,1978年创立于英国剑桥。1985年,艾康电脑研发出采用精简指令集的新处理器,名为ARM。1990年11月27日,因为艾康电脑的财务出现状况,苹果公司与VLSI科技出资将ARM分割为独立的子公司。1998年4月17日,ARM公司在英国伦敦证交所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6年,ARM接受软银集团310亿美元的私有化要约,从纳斯达克退市。

不同于其他芯片制造厂商,ARM不制造芯片,而是半导体IP(知识产权)供应商。根据软银的财报显示,ARM的收入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针对IP授权的前期授权费( license ),包括ARM架构和ARM IP;另一个是根据每颗芯片售价按比例抽取版税(royalty)。有数据显示,全球90%的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类型的移动芯片都使用的是ARM公司的芯片设计。

截止2020年,ARM合作伙伴已经出货了超过1600亿个基于ARM的芯片,英特尔、英伟达、苹果、高通、三星等众多厂商,苹果的A系列处理器,采用的都是ARM架构。

ARM架构之所以成为移动处理器领域的王者,是因为ARM 长期处于独立的状态,可以将半导体IP授权给任何需要的企业,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瑞士”,这让芯片厂商有信心持续购买其 IP 授权,现在英伟达的收购或许会打破这种信任和平衡生态。

 “ARM架构的许可方中,大部分都是英伟达的竞争对手,如果被英伟达收购,他们自然就会寻找ARM的替代品”,赫尔曼·豪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从目前美国及全球的芯片产业的竞争格局看,赫尔曼·豪瑟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英伟达是芯片行业巨头之一,以制造如任天堂Switch游戏机上的视频游戏的图形芯片而闻名。受疫情影响,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今年快速增长。7月8日,英伟达以2513亿美元的总市值超越英特尔(2493亿美元),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芯片生产商。

随着半导体领域的产业分工形成,全球范围内诞生了两家最重要的公司:一家是专注芯片代工生产的台积电,另一家就是专注芯片技术授权的ARM。台积电在代工上一条路走到黑,靠着先进的芯片制程延续了摩尔定律,占据了全球芯片代工的大半壁江山;ARM则通过提供低功耗的芯片解决方案,以IP授权模式统治了移动端芯片。

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雄心勃勃,收购ARM传闻已久,而业界的反对也一直未断。

市场研究机构 CCS Insight 的美洲研究副总裁杰夫-布拉伯(Geoff Blaber)表示,此项交易将面临来自 ARM 客户的巨大反对:“被英伟达收购将对 ARM 及其生态系统有害,独立性对于 ARM 的持续成功至关重要,一旦这受到损害,其价值就会开始受到侵蚀。”

英伟达的“阳谋”:既是裁判也是运动员

收购会破坏ARM的商业模式,也会让英伟达自身树立更多的竞争对手。对于此类行业担忧,英伟达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在一封致员工信中表示,“我们将延续ARM的开放式授权模式,保持其客户中立性,为全球各个行业的客户提供服务,并利用NVIDIA全球领先的GPU和AI技术进一步扩展ARM的IP授权组合”。

拯救“芯片界的瑞士”:英伟达400亿美金收购ARM的野心与障碍

“英伟达本身就是芯片设计的上游厂商的主导者,未来如果把 ARM CPU 和自己的 GPU 关联起来授权,就意味着英伟达今后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长期观察芯片行业的分析师对《深网》表示。

据英伟达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营收为38.7亿美元,其中,数据中心业务以17.5亿美元收入首次超过游戏业务收入(16.5亿美元)。但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视、IoT 等领域,英伟达频频试水,但效果欠佳。例如,英伟达此前曾推出基于 ARM 架构的 Tegra 系列处理器,但在手机、平板等移动平台折戟。

“现在直接并购 ARM,不仅可以填补其在移动芯片产业链的不足,甚至还会形成垄断局面”,上述分析师说。

如果英伟达完成了对ARM的收购,英伟达首先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处理与苹果、华为、高通等ARM大客户的竞合关系。例如,苹果不仅在iPhone主芯片上长期使用Arm架构,还在苹果2020年开发者大会上宣布将Mac电脑上的英特尔芯片替换成苹果自研的另一款Arm芯片,但苹果在Mac系列电脑产品上都采用英伟达对手AMD的GPU(图形处理器)。

此外,赫尔曼·豪瑟还在“求救信”中指出将ARM出售给英伟达的“硬伤”:ARM会从中立方成为美资企业,将受到美国CFIUS法规的约束。“英国电子行业有数百家公司,雇用数以万计的人在其产品中使用ARM。其中许多产品出口到全球主要市场,那就意味着他们都必须遵守美国CFIUS法规”。

终局未定

据软银集团公布的信息显示,完成ARM的出售仍需获得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等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预估要约耗时18个月,将在2022年3月完成。

拯救“芯片界的瑞士”:英伟达400亿美金收购ARM的野心与障碍

纵观芯片行业的跨国收购,各国监管部门的态度会决定收购的成败。

2016年10月,美国芯片厂商高通宣布收购全球最大的汽车半导体厂商恩智浦(前身是飞利浦半导体部门,2006年从飞利浦分离出去),交易达440亿美元。2018年7月25日,因为没有获得中国主要监管部门的审批,高通宣布放弃耗时近20个月之久的并购案。

各国监管部门之外,摆在英伟达面前的挑战还有很多。例如,本次收购确认剔除了ARM公司旗下的IoT服务,IoT服务将如何处理还是未知数。此外,ARM自身与旗下合资公司ARM中国之间的纠纷还未解决,这都会成为这次收购的障碍。

事实上,在正式宣布出售全部ARM股权之前,软银集团也准备了“B方案”。在此前软银集团的财报会上,孙正义曾表示,针对ARM的发展,有两种方式都在考虑中,出售所持ARM的部分或全部股票只是方案之一,也不排除明年或者后年让ARM重新上市。

对于重新上市,ARM创始人赫尔曼·豪瑟在“求救信”中也呼吁,如果英伟达不能同时满足保留剑桥的工作、英伟达不得享有比其他ARM客户更优惠的待遇、英国必须获得美国CFIUS法规的豁免这三个条件,那么英国政府就应该帮助ARM在伦敦证交所进行IPO,使其成为一家英国公司。

英伟达收购ARM背后涉及复杂的多边博弈,ARM的命运似乎也远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