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文娱”(ID:hi3wyu),作者:三文娱,36氪经授权发布。

9月15日,上市公司恺英网络(以下与其全资子公司合称恺英)发布公告称,拟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转让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翎)的70%股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恺英要将九翎的70%股份卖还给原团队

就在两年前(2018年5月29日),恺英签署协议,以10.64亿元价格收购九翎的70%股权。今年4月2日,恺英公告称,将其持有的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返还股权转让价款960837408元。

10.64亿元价格买入的股份,如今1元就卖出。如此“壮士断腕”,背后的原因是九翎在被恺英收购后发生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至今无法解决,并可能导致未来无法持续经营。

目前九翎主要涉及三起重大IP争议仲裁诉讼案件,均与《传奇》IP有关:

(1)株式会社传奇IP 公司(韩国)诉九翎、德清盛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裁决,九翎、德清盛乐截至2020年4月3日合计应支付5.0182亿元。

(2)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韩国)诉九翎,韩国商事仲裁院已作出终局裁决,裁决九翎赔偿传奇 IP公司合计约为人民币16.9823亿元(不含利息),还要支付预付仲裁费223754811韩元(按今日汇率计算约人民币129万元)。

(3) 亚拓士诉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韩国)、九翎、上海敢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案,一审已判决,驳回亚拓士全部诉请(要九翎等赔偿9000万元),亚拓士提起上诉。

恺英表示:九翎判赔金额已达人民币22.9亿元,而且经评估公司评估其净资产账面价值为0,本次九翎股权转让完成后,恺英“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繁冗的法律纠纷,有利于公司集中人力、资金等资源专注投入产品开发和运营,预计会对公司产生积极影响,有利于公司长远持续发展”。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九翎近期业绩,2020上半年营收1.5亿亏损782万

九翎成立于2017年4月,此前专注于HTML5游戏以及微信小游戏开发,其自主研发的HTML5游戏《传奇来了》,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度、2018年前3个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4亿元和1.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和5729.67万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因《传奇》IP手游爆红的九翎,很快就卷入《传奇》IP的娱美德(Wemade)和亚拓士(Actoz)两大版权方之间的争端,连续被双方起诉,判赔金额已达22.9亿人民币(娱美德旗下传奇IP公司主张,截止2019年12月18日,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从巨量收入到天价赔偿,都因《传奇》IP而起。陷入漩涡的还有更多中国游戏公司。

2019年12月13日,星辉互娱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星辉天拓收到了一份《应诉通知书》。盛趣游戏旗下的蓝沙信息把星辉天拓、娱美德、株式会社传奇IP、仙峰网络在内的五家公司给告了,要求五家被告共赔偿经济损失4亿元,合理费用10万元。

蓝沙信息称,仙峰网络研发、星辉天拓发行的《烈焰龙城》在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开发、运营和宣传,侵犯了蓝沙信息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权独占性授权的侵权。

星辉称,《烈焰龙城》是仙峰网络基于《Legend of Mir2》开发的手游,已获IP方娱美德授权开发及商业运营。如果因为授权涉及争议或事宜,娱美德负全责。早在2017年,星辉就宣布过,烈焰龙城月流水量高达1.3亿元。

此前的2019年11月29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宣判三七互娱的手机游戏《传奇霸业》侵犯娱美德《热血传奇》的著作权,并构成虚假宣传,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娱美德胜诉。去年12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三七互娱的页游版《传奇霸业》侵权。

传奇游戏在国内的侵权官司,要追溯到2002年。十几年来,关于这个IP的商业纠纷从未停止。

这些纠纷背后,是传奇IP的商业暴利。无论是在端游、页游、手游时代,还是在H5游戏的形式下,“传奇”游戏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收入传奇。

2019年10月31日在香港上市的中手游,它的招股书就显示,其持有31项IP授权和68项自有IP。然而,在2019年上半年,中手游超过50%的营收来自《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这一款游戏,超过了另外接近100个IP。到了2020年上半年,中手游的营收主力还是这款传奇游戏,截至6月30日,上线已达21个月,上半年仍能实现最高月流水1.077亿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在中手游的中期报告,占据C位的是传奇“大刀男”

接下来的内容,三文娱曾发布于2019年12月。

在中国,“传奇”游戏有多赚钱?

2016-2017年以及2018年1-4月,盛大“传奇”IP系列产品的收入分别是18.42亿,11.86亿和3.01亿元;毛利分别为15.44亿,9.91亿和2.28亿元。

这期间,在运营的”传奇”游戏有端游《热血传奇》《传奇世界》《传奇3》《永恒传奇》,以及《热血传奇手游》和《传奇世界手游》。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1 端游运营了17年,还能年入近9亿元

玩传奇是一种情怀。

这种情怀,是2001 年盛趣游戏(以下用大家熟知的“盛大游戏”)引入的《热血传奇》培养的。

《热血传奇》以古老的东方奇幻和武侠文化为背景,采用师徒、伴侣、行会等社会架构,让玩家在亲情、友情、爱情中体验各种感受,增加了用户的角色扮演体验。这种真实显现玩家之间的斗争,给初次接触网络游戏的一代中国网民,打开了一扇窗。

2002年11月1日,《热血传奇》升级,1.6版“热血神鹰”推出后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了65万,成为当时全球在线人数最多的网游。与此同时,盛大宣布《热血传奇》的累计用户数突破2000万。当时,中国有4800万网民,也就是说,三个人里就有一个人是《热血传奇》的玩家。

2003年,盛大又推出了自研自发行的《传奇世界》。

这两款传奇端游令一代人沉迷。对80后来讲,传奇就是他们的青春。以至于到现在,这两款在国内运营了近20年的端游,依然有着稳定的收入。

比如,《热血传奇》2001年在国内上线,运营了17年后还有264万的MAU,同期付费用户数为6.95万,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入)值超过了434元。

2018年4月,虽然《热血传奇》的月活跃用户下降到了33.45万,但付费用户仍有6.74万,每付费用户贡献的收入也有436.48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区别于手游、页游和H5游戏,客户端游戏在用户数据方面最大的特点是付费用户的强付费和生命周期。所以像《热血传奇》这样的经典游戏,在大陆运营了17年,依然能给盛大游戏带来5亿元的年收益。

据公告显示,2016-2017年及2018年1-4月,《热血传奇》的游戏收益分别为5.81亿、5亿和0.16亿元。

《Legend of Mir2》是一个经典IP。盛大自研自发行的原创IP——《传奇世界》也有不错的收入。

《传奇世界》端游在2003年上线。2016-2017年及2018年1-4月,这款端游贡献的收入分别是1.76亿、2.06亿和0.47亿元。

2 手游ARPPU值超千元,上线第二年收入近9亿元

《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都推出了同名手游,且手游ARPPU值都一度超过1000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热血传奇手游》沙巴克攻城战原画

2015 年,端游IP传奇改编《热血传奇手游》上线,2016-2017年及2018年1-4月的收入分别达到了8.97亿元、4.89亿元和1.22亿元。2017年和2018年1-4月,《传奇世界手游》的收入分别为4.36亿元和9.23亿元。

传奇手游的ARPPU值,也能超过1000元。

2017年,《传奇世界手游》上线,1月份月活跃用户超过了155万,月付费用户32.94万,ARPPU值222.79元。到了第二个月,月活跃用户数增长到了2220万,月付费用户数增长到38.7万,ARPPU值超过了400元。

此后,这款手机游戏的月活跃和月付费用户都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但ARPPU值却在2017年9月、11月,以及2018年2月和4月等多个月超过了1000元。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热血传奇手游》手游比《传奇世界手游》先上线,这两款游戏在运营数据上有较大的相似:

随着上线时间的推移,月活跃、月付费用户数据在逐步下降,但ARPPU值会随着线上的运营活动拉升;

用户生命周期短。《传奇世界手游》上线16个月付费用户下降到了6.68万,《热血传奇手游》是腾讯和盛大强强联手,2015年5月13日发布,2017年9月的月付费用户减少至10.99万。用户的活跃和付费,也和游戏的推广和线上运营息息相关。

所以,到了2018年《热血传奇》系列和《传奇世界》系列依然给盛大游戏带来了不错的收益。

凭借着传奇系列游戏的收入,2019年,盛大借壳世纪华通,回归A股,估值超300亿元。

根据公告,2016-2017年及2018年1-4月,盛大游戏的净利润分别为4.19亿元、5.26亿元和5.43亿元。如果不计算2016年末盛跃网络合并取得Shanda Games控制权而产生的股权激励费用,盛大游戏2016年度净利润15.87亿,2017年度净利润17.43亿。

盛大游戏股东承诺,2018-2020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0亿、25亿、30亿元。

盛大游戏这些收入和利润,来自《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等产品,特别是传奇系列。

3 页游月流水2亿,H5游戏《传奇来了》首月流水也超千万了

在“传奇”游戏赚到钱的公司,不止盛大游戏一家。

和星辉天拓发行的《烈焰龙城》一样,恺英网络也和美娱德签署了授权协议。2016年6月28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用1.7亿元拿下了《Legend of Mir2》的移动和网页游戏授权。

不论是对盛大游戏,还是恺英网络,传奇IP的授权都是一场不可失去的战争。

截至2019年上半年,传奇系列产品的收入并不是恺英网络最大的收入来源,甚至因为和盛大的商业纠纷,一度让公司的股价陷入低迷,但这家公司对传奇似乎有着很深的执念。

这一点,从《蓝月传奇》《传奇来了》《传奇盛世》这一些列产品身上都能看到。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注:《决战沙城》是盛大2014年8月授权中手游开发的一款正版传奇手游

截至2019年上半年,页游《蓝月传奇》累计流水超过36亿元,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2018年5月,恺英网络按照15.2亿的估值,作价10.64亿现金收购浙江九翎70%的股权,其中的5亿元浙江九翎用于购买恺英的股票。浙江九翎是H5游戏《传奇来了》的研发商,游戏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总收入超过了2.5亿元。

但这不仅没有给恺英网络带来多大的收益。2017年,,浙江九翎与娱美德签署了传奇IP的H5游戏许可协议,可履行期间发生争议,娱美德要求浙江九翎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以及一次性奖励金等合计人民币1.71亿元。

到了2019年,也就是恺英网络控股浙江九翎后,娱美德把赔偿金提高到了25.06亿元。

“以诉讼或仲裁方式提出极高索赔金额是娱美德及传奇IP惯常采用的一种施压手段。”2019年5月,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本公司股票市值大幅下降,与传奇IP的恶意诉讼有较大关系。”

关于传奇IP的商业纠纷,恺英网络要应对的除了娱美德,还有盛大游戏。

100个IP,不如一个传奇?

在国内,中手游素有“IP一哥”之称。

但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这家公司的收入超过50%都来自一款游戏。

10月31日,中手游在港交所上市。在上市申请书中,中手游称已持有31项IP授权,并拥有68项自有IP。其中,包括“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大富翁”“明星志愿”“天使帝国”五个热门IP系列。2018年5月,收购北京软星51%股权后,中手游就拥有了这五大IP在内的68项视像及电脑游戏IP。

手里握着这么多IP,这家公司赚钱吗?哪些产品在贡献收入?

2016-2018年,持续经营业务的营收分别为10.012亿、10.128亿、15.962亿元,对应净利润1.885亿、2.650亿、3.160亿元。最近一个报告期,2019上半年的营收是15.291亿元,净利润2.499亿元。半年营收同比实现了127.4%的增长。

2016-2018年,贡献收入的主要产品是《航海王:强者之路》《倚天屠龙记》《新仙剑奇侠传》《火影忍者-忍者大师》等。其中,《航海王:强者之路》2016年贡献了2.92亿元收入;自研自发行的《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在2018年10月上线,也贡献了不错的收入。

到了2019年,《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给中手游半年带来了7.72亿元的收益。这在中手游半年总营收的占比,超过了50%。

10亿买1元卖,只因一个《传奇》IP

《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上线后,“传奇”游戏又成了中手游收入的强劲来源。

而在2019年上半年,中手游来自自有IP授权给第三方开发及营运电影及手游的收入,只有360万元。要知道,中手游拥有68项自有IP,持有31项IP授权。

从这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财报里,我们看到了98个IP,不如一个传奇。

频繁的传奇IP商业纠纷,并没有影响用户对“传奇”游戏的充值。

但“传奇”手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生命周期短。中手游计划在2020年底,推出32款游戏。其中多款为IP游戏,包括《航海王热血航线》《SNK巅峰对决》《仙剑奇侠传:九野》《轩辕剑-苍之曜》《画江湖之杯莫停》《轩辕剑-剑之源》和《真·三国无双》等手机游戏、H5游戏及小程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