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自从美国的疫情爆发并且一直得不到控制以来,远程办公成为了几乎所有企业维持运营的手段,这也因此带火了视频会议软件Zoom。因为人人都在Zoom上面工作和生活,所以每个人都在讨论Zoom。Zoom的股票也因此一飞冲天,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股票之一。但Packy McCormick却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Zoom并没有足够宽深的护城河,一旦疫情过去,对手追赶上来之后,其高股价将难以为继,然后对该公司的对策进行了探讨。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Zoom’s Blank Check。篇幅关系,我们分三部分刊出,此为第三部分

没有护城河的 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下)

划重点:

Zoom有三条收购路线:对视频下重注、远程生产效率套件、万能牌

前同事的Agora非买不可

收购能让Zoom获得转换成本、规模经济、网络效应

没有护城河的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上)

没有护城河的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中)

WebEx的重聚

Zoom需要买下Agora。跟Google或微软相比,这是一个更大的威胁,它会给Zoom带来护城河(转化成本和规模经济),而且这将是一场重聚。

1997年,WebEx的服务器里面开始有点东西了。那年,两位才华横溢的工程师加入到这款视频会议的先驱,担任了创始工程师:他们分别是袁征(你现在应该已经认识了)以及赵斌(Bin&Tony Zhao),Agora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没有护城河的 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下)

袁征和赵斌都是WebEx的元老

2004年,就在WebEx IPO之后,赵斌就离开了前东家,7年后袁征出于同样的原因也离开了。他说,自己在WebEx上做过的音频流产品发布之后,他“开始收到很多投诉:说会议开着开着就中断了,质量很差等等。”

在中国社交媒体公司YY创业时,赵斌意识到:

如果有人可以提供容易集成的API来支持这项功能的话,那么各地的应用开发者在自己的原因当中利用实时音频和视频的障碍就会更少。而这会打开新的可能性和用例的新世界。

结果他就是那个人。2013年,赵斌离开YY创立了Agora(声网),后者自称是 “实现有意义的人际关系的实时互动平台(RTE- PaaS )”。

没有护城河的 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下)

Agora提供了一个软件开发包(SDK)以及一个软件定义实时网络(SD-RTN),开发者可以通过其应用程序接口(API)来访问,从将视频通信植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明白了吗?

说得再简单一点:Agora让开发者只需几行代码就能轻松地将实时或广播视频添加到自己的产品当中。你可以将它看作是视频的Stripe。开发者可以像增加支付能力一样轻松地将视频植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这样一来他们可以专注于自己独特的差异化优势。

因此,新一波的创业公司正在通过植入Agora来解决客户对视频方面的特点需求。

没有护城河的 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下)

Agora的客户包括一些资金雄厚的公司,比方说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代言的治疗平台,Talkspace ,获a16z投资的活动平台Run The World。Talkspace 和Run the World 都不会对Zoom 构成威胁。但Zoom 面临的威胁是成千上万的公司把Agora植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并且为大家今天所使用的Zoom的成千上万的用例提供更好的体验

Zoom缺少护城河之痛就痛在这里。当新产品更符合自己需求时,客户轻易就会离开。对于诸如治疗和活动组织之类的更小众的用途而言如此,但对于Zoom的核心重点领域(如工作和教育)而言也是如此。

当新进入者不需要从零开始开发技术时,他们可以把所有的时间和资源都花在为每个用例(包括工作和教育)建立更好的体验上。

此举兼具了进攻性和防御性。通过购买Agora,Zoom可以将目光投向办公室以外的各种用例,而不必自己开发针对特定用例的功能。Agora也可能是Zoom通往Metaverse(虚拟空间)的 门票。

就像我在《腾讯的梦想》中所写的那样,我不认为有哪家公司能拥有Metaverse。相反,它会由基于多个关键平台开发的可互操作的产品组成:用于虚拟世界的Epic,用于AR的Snap,用于音频的Spotify 以及用于视频的Zoom / Agora。

收购Agora将:

  • 消除“Zoom垂直化”为代表的威胁

  • 让Zoom得以分享到Zoom垂直化的好处

  • 通过成为数以千计视频类公司的基础平台,Zoom就可以更好地在新的用例和Metaverse中立足

重要的是,收购Agora可以让Zoom构建护城河。就像Stripe一样,Agora为Zoom提供了API产品。API产品至少有两条护城河:

  • 转换成本:一旦基于Agora开发了产品,就不太可能将其淘汰并切换到新的RTE- PaaS 解决方案。

  • 规模经济。就像Stripe可以开发功能与能力来服务边缘用例,并将开发成本分摊到数百万客户身上一样,Zoom / Agora可以把开发越来越先进的视频功能的成本分散到成千上万,乃至数百万的客户身上。

最大的好处?Zoom可以用这张空白支票的三分之一来收购Agora。Agora是在今年6月份上市的,上市第一天的交易价格就上涨了145%,但此后一直保持相对平稳。目前,其市值为49亿美元。Zoom可以用慷慨的50%的溢价,也就是7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gora,然后留出166亿美元,随便去购买更多的护城河。

狂买护城河

没有护城河的 Zoom,应该如何用好手上的空白支票?(下)

给Zoom开出的购物清单

干掉了最大的威胁,还留下一张166亿美元的支票之后,Zoom就可以发挥创意了。接下来它可以采取以下三种路线:

对视频三倍下注

Zoom可以像腾讯对待电子商务公司那样对待视频公司:为他们提供资金和流量。

它可以投资或者收购基于视频的顶级app,并将其分销给Zoom的数亿视频会议客户。此外,在Zoom和Agora的工程团队和数据中心的支持下,那些公司将能够加快其产品的技术能力。 

一些潜在目标包括:

  • 通过让客户获取无缝的异步视频聊天服务,Loom填补了Zoom产品的一个空白。在由Zoom投资机构红杉资本以及Agora的投资机构Coutue 领投的B 轮融资当中,Loom最近刚刚筹集了2875 万美元,其估值为3.5亿美元。Zoom可能需要用大概10亿美元来买下Loom。视频消息历史记录会产生转换成本。

  • Whereby是一款面向SMB的轻量级Zoom。袁征曾提到过疫情期间将非企业帐户迅速转移到Zoom上面的问题,因为企业和小型企业的引导流程不一样。在Zoom的技术的辅助下,Whereby可以成为Zoom面向更加临时性用例的解决方案,从而可以针对每一种类型的用户优化流量。Whereby很便宜。它最近刚用1500万美元的估值融过资,Zoom大概用不到5000万美元的价格就能一举拿下。

  • Icebreaker。袁征致力于为客户带来快乐,Icebreaker是我在隔离期间最愉快的视频聊天体验。Icebreaker是社交聚会的完美选择,而Zoom是一个尴尬的解决方案。Icebreaker已经筹集了720万美元,Zoom可以用大约50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来。

  • Hopin或者Run the World。在大型活动是Zoom最大的短板。Teachable为为其Share What You Know Summit开发了自己的定制解决方案。Hopin 和Run the World是两个目的明确的解决方案,它们提供的产品可以让Zoom对现有企业客户进行交叉销售并吸引新客户。Run the World从a16z和Founders Fund那里融到了1500万美元,Hopin 最近从IVP和Salesforce处筹集了4000万美元。Zoom必须花7500万到1.5亿美元才能得到这两者之一。

总标价:约12.5亿美元

获得的护城河:转换成本,规模经济

拥有视频:无价

远程生产力套件

Google和微软正在通过Meet和Teams Video对Zoom的领地不断发动战争。但是Zoom现在也很有钱。它应该继续进攻,收购生产力工具,从而建立其自己的远程生产力套件。我正在等待有人能将这些工具捆绑在一起,而Zoom会是一匹有趣的黑马。

  • Loom。Loom也属于这个领域。Zoom应该买下Loom。Loom by Zoom念起来很有趣。10亿美元。

  • Airtable。Airtable 是一款云原生的电子表格和数据库工具,据传它在四月份以3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了融资。用Zoom 捆绑Airtable 会增加转换成本。Zoom可能可以用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

  • Notion。Notion是一款工作空间生产效率与协作工具,在Roam出现之前,它是市面上最热门的工具。跟Airtable 一样,将Notion与Zoom捆绑在一起会增加转换成本。Zoom可以25亿到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Notion。

  • Figma。我自己就是用Figma这款协作设计工具来制作所有这些精美图形的。这是一款令人愉悦的产品。在绕开Zoom或者Slack这样的中枢让大家在产品当中一起协作方面,Figma其中的领导者。4月份它以20亿美元的估值从a16z处筹集了5000万美元,买下它至少要花费30亿美元。而Figma则会让Zoom拥有强大的网络效应。

  • Calendly。Zoom面对Google的最大弱点是Google可以在自己的日程表中放置一个大大的Meet按钮。尽管Zoom很难让人换日程表,但它可以控制日程安排工具Calendly。这是第二好的东西,由于Calendly并没有从外部筹集太多的资金,所以大概不到1亿美元就可以拿下。

  • Miro。Miro 是一种协作式白板工具,是My Mom的又一个早期的最爱,而且即将推出一个Zoom的集成功能。这不是一道很宽的护城河,但是在Zooms里面提供白板和保存笔记的功能会稍微增加一些切换成本,也可以成为Pro版的一个强大功能。Miro 在今年四月份筹集了5000万美元,买下大概要花费2.5到3亿美元。

一个Zoom的协作生产效率套件会具备很强的网络效应,需要很高的切换成本,而且还可以巩固Zoom作为企业领先的远程通信和协作工具的地位。

总标价:约100亿美元

得到的护城河:网络效应,转换成本

万能牌

此外还有不少公司尽管放不进上述两个篮子,但仍需要Zoom关注一下,至少其中这三家得看看:

  • TikTok 。Zoom似乎是唯一没有参与TikTok 美国资产竞购战的公司。靠单打独斗它做不到这一点,但如果有人投钱进来的话,Zoom有可能成为竞购时的技术担当。TikTok 是唯一一款比Zoom更具病毒性传播力的产品,它也是基于视频的,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用户,并且切换成本很又有网络效应。是,我知道,甲骨文“中标”是的成为TikTok在美国的技术合作伙伴,但除非我看到TikTok在本地部署的数据库才会相信。在那之前,任何人都还有机会。

  • Roam Research。Roam刚刚以2亿美元的估值融资了1000万美元,但我有一些聪明的朋友认为它仍然很便宜,并且有人甚至认为它的价值将超过Google。我把这款随手记工具纳入到万能牌里面而不是远程生产效率套件里面,因为它有着陡峭的学习曲线,并且在它变得更易用,或者在Zoom开发或购买技术来完成会议的自动转录给Roam之前作为纯粹的金融收购会更有趣些。

  • Slack。这么说让我很痛苦,但是在又一次无聊的财报之后,Slack的市值为146亿美元。Zoom需要支付一笔可观的溢价才能买下Slack——我写过,我认为Slack的售价不会低于40—50美元——这已经超出了它的空白支票的位数,但别的不说,Slack是有护城河的。Slack的网络效应和切换成本有助于锁定Zoom的客户,而Zoom可以帮助Slack解决其增长问题。我很乐意看到这个团队而不是Google和微软来收购Slack(如果Google不先买Slack的话)。

那么他们会这么做吗?

我们大家一起进行了这个案例研究,因此我们知道Zoom应该收购Agora等少数几家公司。但他们会吗?

总的来说,并购并不在Zoom的DNA里面。今年5月,Zoom完成了历史上的第一笔收购,当时是收购了加密公司Keybase 以增强其安全性。实际上,这部分是因为Zoom是个新贵,在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科技公司里面,它的收购是最少的,并且年均收购案数量也是第二少的,仅次于台积电

但是有迹象表明袁征意识到他需要把钱花出去。今年6月,Zoom聘请了第一位企业发展负责人Colin Born,后者曾在高通、GoPro 以及Cypress Semiconductor 担任过企业发展负责人 。今年7月,他聘请了一位分析师,让Zoom的企业发展团队规模扩大了一倍。

袁征不是大手大脚的人。我认为他成立企业发展团队不会是让他们游手好闲。我认为Zoom会开始收购公司。一个大问题是他们究竟是像我强调的那样,扩大Zoom的产品范畴并建立护城河,还是他们会把目标锁定在能增强核心产品的企业上,比方说Keybase 。

假设袁征和Colin看了我的这篇文章,并决定按照我们在此处建议的路线进行操作的话,那我会助理三个跟Agora有关的问题。

首先,Agora是双总部设置,一个在中国上海,另一个在加州圣克拉拉。今年4月,Zoom因为受到美国方面对数据可能会路由出去的审查,他们可能不愿意因为美国的这种担忧而冒险签合同。

其次,Agora是市场上仅有的像Zoom一样贵的公司之一,其NTM EV / Rev乘数是33.0倍,而PE乘数更是达到了惊人的4840倍(Agora在今年第一季度才开始盈利)。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袁征始终都专注于企业客户并提供出色的体验。他是否愿意冒险让公司失去专注,并将对用户体验如此多的控制权移交给第三方开发商?

这些是有根据的担忧。Zoom的成功来自于对客户、技术以及产品的不懈关注,他们并没有考虑包括竞争威胁在内的其他一切。到目前为止,这一策略是奏效的。

但是今天的优势跟护城河是不一样的。Zoom需要在未来足够长的时间里保护自家的业务,让它发展到跟自身的庞大市值匹配的地步。为了股东的快乐,袁征应该给他的空白支票填上一堆数字,然后把它交给他的前同事和一些新同事。

译者:bo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