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骨朵,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耳朵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营》的出世后,偶像文化席卷而来,造就了粉丝经济的繁荣发展。2020年,以《青春有你2》为代表的选秀综艺所拉动的粉丝经济又迎来了新的高峰,在最终决赛的助力值榜单上,第一名刘雨昕以超过一千七百万的助力值成功出道,而节目在播期间青春有你官方微博的总互动值就高达1.42亿人次。

这样的成绩令大众对《青春有你2》的出道组合THE9充满了期待,其首档团综《非日常派对》更是引发了粉丝和资本的关注。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在《非日常派对》中,THE9作为派对发起人,每周策划一场主题派对并邀请多位嘉宾一起游戏竞技和才艺比拼。《非日常派对》打破了大众对团综的认知,以大咖飞行嘉宾打开节目知名度,又邀请了和THE9强关联的明星嘉宾加强节目的趣味性,如此大阵仗的出演阵容和大多是只有偶像组合成员出演的团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热度表现上,《非日常派对》也获得了在偶像组合团综中不俗的成绩,节目内容多次登上微博热搜,豆瓣评分最高达到了9分。

热度虽好,《非日常派对》却也折射出偶像团综在市场中的尴尬处境。在偶像产业不断发展,以《青春有你2》爆红为代表的选秀综艺的“回春之年”,大多数偶像团综却仍然只是粉丝的内部狂欢,路人观看率极低。

作为团综中的创新之作,《非日常派对》也存在在有限录制时间内,缺乏强控场力的成员带起整场节奏等问题。不仅是THE9,在偶像产业不断发展的当下,团综该如何制作成为了摆在选秀综艺平台方和偶像组合经纪公司以及导演团队面前的难题。

国内团综——选秀综艺的“售后服务”

和中国的偶像组合产业一样,中国的偶像团综发展史并不长。团综是为偶像组合专属定制的综艺节目,粉丝为团综的主要受众。也正因为如此,团综基本上只在粉丝间流行,很难打开粉丝圈外的市场。

中国的偶像组合选秀热之下,团综成为了选秀综艺的售后产品之一。从偶像组合经纪公司的层面看,团综是树立偶像人设的重要途径。在国内没有成熟偶像文化,以及健全的打歌舞台情况下,偶像组合往往欠缺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出圈难上加难。

这也使得比起实力,一个大众喜欢、有趣的人设会让偶像在市场上更吃得开。偶像们需要争取更多刷脸机会,而团综就是他们培养综艺感的试验田。通过偶像组合在节目中的表现,粉丝可以感受到偶像更多元的性格魅力,其他综艺制作方也有机会看到这些偶像身上的亮点,给予偶像参加其他综艺的机会。

从供给端来说,团综证明自家偶像还在“营业”,能够加强粉丝黏性。如果没有长期曝光,偶像很难在市场上保持热度,新人总在冒头,粉丝也会另择他人。于经纪公司来讲,团综是一个成本相对低、而且制作和播放时间相对自由的产品。

不过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市场大小偶像团体井喷,优质团综却缺席市场。通过优爱腾芒选秀舞台而被市场看见的偶像组合数不胜数,团综也拍了不下百部,数据和市场热度表现较高的团综却是少数,目前市场热度上表现最好的是火箭少女101的《横冲直撞20岁》和THE9的《非日常派对》。

R1SE的粉丝小月表示,如果喜欢这个团,她会选择去看团综,如果只想达到娱乐自己的目的,市场上有太多做得更好的代替品可以选择,没必要看几个自己不认识的人的综艺,团综对于大众来说熟悉出演嘉宾的门槛太高。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团综成绩普遍低迷的一部分原因是偶像组合市场发展迅速,虽然组合多,但真正能做到全民皆知的偶像组合却是少数,路人不认识偶像组合,自然也没有点开团综的动机。内容层面上,目前市场上的团综大多主打团魂培养和偶像成长的旅游合宿类真人秀居多,粉丝看完可能热泪盈眶,而路人却很难对这类内容有所触动。

并且从制作方角度上看,偶像组合团综有许多限制。作为团综,它的拍摄人员构成里所有团体成员都必须出现,艺人统筹和导演们没有挑选艺人的机会。而一个偶像组合,特别是人数多的大型组合,很难出现全员都综艺感“爆棚”的可能。

因此对于导演们来说,如何设计环节以让这些偶像都能发生化学反应激发他们的综艺感是一个大难题,做到每个粉丝都满意更是难上加难。当然综艺感不是团综中衡量成员价值的唯一标准,如何将不同成员的不同性格面在节目中进行最大化的展现,是团综制作方的主要课题。

《非日常派对》的总导演曹薇也坦言,《非日常派对》作为一档棚内的节目,地点、时间、事件、游戏受限,要在节目的游戏中挖到每个人的性格特色和不同的能力,从而去发掘他们的更多的闪光点去给大家看是一个难点。而选秀团团综还需要面对的是每个成员拥有不同行程安排,节目组需要配合偶像组合的紧迫的时间安排来进行内容制作的难题。

另一方面,偶像组合团综往往经费困难。没有明星大咖的加持,品牌主们难以对团综带来的经济效益做出判断,从而放弃投资团综。因此除了选秀团,大部分团综都是由经纪公司自己出钱自制。经费上的拮据也导致了团综质量普遍不高。

日韩团综:从圈外到圈内

偶像组合的源头是日本。最早的团综形态的综艺也是在日本出现。

1996年,木村拓哉所在的国民偶像组合SMAP拍摄了一档名为《SMAP×SMAP》的综艺。这档综艺由日本富士电视台与关西电视台共同制作,经常获得日本综艺收视冠军。它节目内容极其多样,既有SMAP成员开酒馆与嘉宾交流、也有单独的短剧表演以及歌手专访、歌曲表演等环节。SMAP在节目中更多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贝克汉姆,迈克·杰克逊,甚至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都曾是这档节目的座上宾。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但事实上,这档节目的制作初衷和现在流行的大部分团综不太一样。其制作原因是SMAP的成员已经极具综艺感和大众认知度,有他们常驻的节目必定成绩不俗。

这档节目开创了日本偶像组合固定出演综艺的先河。《SMAP×SMAP》之后,《VS岚》等以偶像组合牵头的综艺均受到了日本市场的欢迎。

而偶像组合产业日渐兴起的韩国也开始试水团综。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1999年,韩流元祖之一的G.O.D.推出团综《G.O.D.的育儿日记》。这是一档由韩国MBC电视台制作的,G.O.D.成员共同养育小朋友韩在民的育儿类节目。在播期间,这档节目的收视率超过了30%,成为了当年的爆款综艺。2004年,因为大热偶像组合神话的第七章专辑发行,SBS为其量身打造了综艺节目《情书》,由于节目收视率、话题度极高,在神话出演了七期之后,这档节目也被留了下来成为韩国王牌娱乐节目。

在此时期,日韩团综都停留在电视台主动邀请当红偶像组合拍摄综艺的阶段。电视台意识到大热偶像身上可以挖掘出更多的商业价值,利用他们的热度去带动整个综艺的热度,达成偶像组合和电视台的双赢。在偶像组合所属的娱乐公司意识到了团综可以帮助偶像组合大幅度提升大众认知度后,韩国团综开始从电视台牵头制作到由娱乐公司牵头制作过渡。

2007年,SM联合韩国Mnet电视台共同打造了韩国女子偶像组合少女时代的第一档团综《少女上学去》,这档纪录片式的团综拍摄了少女时代出道前后的日常生活、训练,成为了少女时代在出道之初的圈粉利器。2013年,韩国电视MBC则为韩国偶像组合EXO制作了团综《EXO’s Showtime》,这档节目也让EXO在韩国圈粉无数。

韩国团综的主人公从正当红的偶像组合渐渐地扩大到还处于“小透明”时期的偶像组合。其形式也逐渐从由某个偶像组合常驻做主要嘉宾的综艺变为围绕偶像组合本身的故事创作。节目内容从展现偶像组合已经培养完成的幽默感,变为贩卖偶像组合的养成感、满足粉丝的窥私欲。团综完成了它为团而生的定义转变。

日韩电视台对于偶像团综的支持是使得团综能够获得大众性的主要因素。电视无法给予观众过多自由选择的权利,观众们常常是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因此,日韩早期的团综的实际受众不局限于粉丝,而是所有电视观众。在此时,团综本就不是粉圈的专属定制,而是为全市场制作的泛综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韩国的团综绑定电视台局势发生了转变,越来越多的娱乐公司将自家偶像组合的团综放在YOUTUBE、Dingo等视频网站上播放。2015年,明星视频专属播放平台VLIVE上线,韩国如今的顶级男团防弹少年团也借了这股东风而崛起。他们在VLIVE投入市场之初,就合作拍摄了团综《RUN BTS》和《防弹歌谣》。

网络播出导致团综变成了粉丝的独家狂欢。少有路人会在视频软件中点开并非自己偶像的综艺,较少使用视频软件的日韩中老年人更是没有机会通过团综接触这些偶像组合。因此,即便是防弹少年团的团综也没有做到真正出圈,只是粉丝基数在世界范围内实在太大,以至于视频播放量也非常漂亮。与此同时,视频网站也意识到团综转移到视频网站播放后的局限性,但他们并没有寻找让团综破圈的方式,而是直接将团综的受众精准锁定对应的粉丝群体,进行团综付费观看。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在日本,类似韩国合宿类的其他形式团综也有出现,但以偶像组合作为主持的团综形式依旧是日本团综主流。在韩国偶像组合大规模进军日本市场和网络视频平台发展的双重夹击下,日本老牌偶像组合团综逐渐式微。2019年,AKB48在NTV持续播出11年的团综《AKBINGO!》宣布停播,岚的《交给岚吧》也在今年9月宣布将在年内停播,老牌团综越来越少,新的团综却少有出头。

虽然日韩团综逐渐从“圈外走到了圈内”,但他们在长期发展中摸索出多种模式的制作方法依旧值得我们学习。除了《G.O.D.的育儿日记》这类“团综+育儿”,还有很多不同的团综形式,比如岚的团综《VS 岚》邀请了不同嘉宾和偶像进行游戏对决,就和《非日常派对》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日韩偶像行业的长期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本身高水平的综艺制作能力使得日韩在团综制作上目前仍拥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团综感减弱,售后服务变独立产品

随着偶像选秀节目的层出不穷,国内偶像组合的团综也在不断革新。

以TFBOYS为中心打造的《TFBOYS偶像手记》以及《TFBOYS观察日记》是国内早期团综的代表作。节目以记录TFBOYS的日常生活和旅游为主,意在展现少年的私生活和成长故事。这些团综成功为TFBOYS斩获了一大批的妈妈粉。在此之后,由于偶像组合并不多,团综形式也没有太多的新意,团综的发展陷入了停滞期。

从播放成绩和节目制作内容上看,2019年播出的火箭少女101的团综《横冲直撞20岁》第一季是团综革新的重要节点。

《横冲直撞20岁》第一季使用了谢涤葵团队。在此之前,偶像组合的团综往往是所属的经纪公司自行拍摄,节目制作相对简单。但随着选秀综艺的大热,粉丝为助偶像争取资源不断氪金,让品牌主们对偶像组合在市场中的影响力有了新的认知,也更愿意打造更加高质量的团综。因此以选秀团为代表的国内团综逐渐从经纪公司自制变成了引进头部综艺制作团队,团综从小作坊式的VLOG式综艺变成了制作精良的大综艺。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节目内容上,团综不断进化,《横冲直撞20岁》第一季让火箭少女101直接走进沙漠,在艰难的环境下上演偶像的“变形计”,《横冲直撞20岁》第一季很好地展示了如何在团综制造话题,如何通过团综来讲故事。

“选秀售后”想破圈?偶像团综道阻且长

2020年,团综在节目形式上不断丰富,但团综感也不断减弱。9月26日播出的时代少年团团综《少年ON FIRE》直接洞察偶像缺少打歌舞台的现状,将团综形式变成了舞台竞演。

而近期播出的《非日常派对》则是使用室内游戏竞技真人秀模式,在游戏中激发偶像的综艺感和个人特技展示。它邀请了何炅、金星等知名艺人参与节目录制,可以称得上是团综界的《快乐大本营》。

在节目形式上,这两档节目都和之前的国内团综有较大区别。《少年ON FIRE》是基于从去年以来时代少年团在网上发布的各种练习室cover舞台获得了粉丝大量的好评,非大型选秀出身的时代少年团本身又缺少舞台表演的机会而策划的。

《非日常派对》制作方鱼子酱文化CEO雷瑛则认为《非日常派对》其实是一档“非团综的新棚综”,在节目立意时,他们就并未把这档节目当作团综来策划,而是想做一档能面向大众的节目。并且市场的角度出发,《非日常派对》在团综集中于真人秀混战之时选择了跳出去,选择了目前比较少见的“偶像组合+明星大咖”游戏类棚综。

国内团综形式上的变化并没有锁定某一种固定类型的综艺,它的形式渐渐转变为基于市场需求和偶像组合的个性所设置,也意味着国内的偶像团综从千篇一律的旅游合宿类综艺变成了专属定制的各类型综艺。将其定义为团综,确实都拥有团综基本的属性,但都减弱了围绕团队精神的故事性叙述。

团综不再只将用户群体瞄准粉丝,而是做更符合大众口味的综艺。正如《非日常派对》的导演曹薇所说:“我觉得题材永远是跟着时代的节奏走。我们现在觉得大家可能特别需要简单快乐,而且朋友也少,所以《非日常派对》的时机很对。但也许下一个阶段可能大家的需求变了首先第一位需要的就不是简单快乐,可能就是想窥私,那么也不适合我们这种节目了。”

值得注意的是,团综的商业价值越来越高,例如《非日常派对》就是由小红书冠名、OPPO行业赞助。品牌方们盯上团综,一方面是选秀综艺带来的后续品牌的关注,在选秀出道时签订的代言合同,在团综上或多或少能有一部分露出。另一方面是品牌主们渐渐发现偶像粉丝对于对偶像代言产品和偶像同款的狂热,赞助团综一定程度上也能拉动自身产品的销量。

曹薇认为,路人不会在意这是不是档团综,只在意这档节目是否足够好看。团综要突破丝圈层,在内容上做加法是核心要义。但基于偶像人气和节目形式上的种种桎梏仍没有绝对有效的解决方法。中国团综自进入市场以来,就遇上了互联网带来的日韩团综共同的瓶颈期,因此也没有能借鉴的破圈秘诀。要想团综破圈,只能节目制作方多动动脑筋,在摸索中开拓一条全新的团综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