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德科地产频道”(ID:dekedichan),作者:刘德科,36氪经授权发布。

这两天,有两个「反转」挺有趣:一个关于锦旗,另一个关于种在空中的大树。

视觉刺激性

第一个「反转」是:前段时间,宁波中梁首府一些业主给万科物业送了一面叫做「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气得万科物业发公开信说要退出;现在,经过投票,超过 80% 的业主选择挽留,把万科物业感动得稀里哗啦。

当初的「青山绿水,江湖再见」,变成了如今的「江湖路远,吾道不孤,巍巍青山在,细水长河流」;当初那封公开信的负气决绝,变成了如今这份感谢信的含情脉脉。

具体的投票结果是这样的:小区共计 730 户,明确表达意愿 682 户,其中同意 587 户,不同意 60 户,随大流 23 户,弃权 12 户。

投票主要是由政府推进的——由社区居委会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电话征询。

有件事大多数人心里都明白,只是嘴上不说罢了:在中国,要换比万科物业更好的物业服务公司,非常非常难。

你可以说这是「沉默的大多数被唤醒了」,你也可以说这是「负面起步,正面结尾」,你还可以说这是「尴尬的美好」。

但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一面锦旗就可以让万科物业要负气出走?或许,我们都是视觉动物,一个足够有戏剧性的视觉,很容易刺激我们的喜恶——那一面写了「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就是这种视觉刺激性。

被那面锦旗所刺激的,不止是万科物业,还有更多对万科物业不满的人——畸形的物业服务行业,太容易让人心生不满了。

最终,大多数局中当事人——投了挽留票的逾 80% 业主,抵抗住了那面锦旗的视觉刺激性。值得向这些业主致敬。

比法拉利更奢侈的东西

第二个「反转」是:成都有个网红楼盘,号称中国首个垂直森林住宅区,30 层的房子每层都种了大树,当初卖得很火爆;现在已交付多时,场面荒凉,原因竟然是「蚊子太多导致入住户只有十多户」。

为什么?垂直绿化建筑,不止是建筑师的问题,同时也是植物学家的问题——他们没选那些让蚊子厌恶但人类喜欢的树种,但更关键的原因很可能是:排水装置考虑不足,导致土壤中的积水流不出去,进而为蚊子繁殖提供了温床。

垂直绿化建筑还极其依赖超级昂贵的物业服务,成都那家开发商说每年会派园丁去照看花园四次,但事实上,这远远不够,至少需要每周一次。买得起房子,雇不起园丁。

看见房子,我们往往很容易把物业服务给忘了。看到那些种在空中的树,我们要想起超级昂贵的物业服务——如果你不准备为那种超常服务买单,就不要妄想。我们还是先养成为基础服务买单的习惯。

我们都是视觉动物,垂直森林住宅区同样是那种视觉刺激性,它刺激了我们的喜欢。但这份喜欢,需要长年累月地支付昂贵成本。

打个不尽恰当的比方:就像我们在街上看到一辆法拉利,我们会喜欢,但我们不一定会买,因为成本太昂贵。垂直森林住宅区是比法拉利更奢侈的东西——法拉利我们可以自己开,不需要雇司机,垂直森林住宅区需要雇园丁,还需要支付比油费还昂贵的浇灌水费。

不善于抵制诱惑的人,很容易爱上垂直绿化建筑。他们包括:那些经验不足的购房者,那些不专业的开发商,还有那些追求刺激性的政府……

虽然我们都是视觉动物,但还是要对视觉刺激性保持警惕。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克制」。

第二反应

那面锦旗,那些种满大树的高楼,都是视觉刺激性。

对于那面写了「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我们的第一反应可以是解气,但我们的第二反应该是投挽留票。

对于那些种满大树的高楼,我们的第一反应可以是心向往之,但我们的第二反应该是斩断情丝尽快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