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维鹏,责任编辑:靖宇,36氪经授权发布。

对于生活在 2020 年的人来说,通过网络买菜和卖菜,都大有学问。任何一个都市丽人和大厂员工,都得绞尽脑汁。

疫情期间,各种生鲜电商普遍获得了 2-5 倍的增长,迅速占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拼多多、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大厂的「砸钱」入局,更是让「便宜」成为了标配。

然而,对于消费者而言,你多少体验过买到的蔬果里有不少坏的、个头差距悬殊的情况。网购生鲜如「拆盲盒」般刺激。你除了要比价哪家的更便宜,还得评估哪家的口感更好。这是一个考验「生活智慧」的选择题。

对于平台而言,对生鲜供应链的把控、建设,越发成为影响日后竞争格局的关键。它除了影响自己平台商品的价格,也决定着商品送到用户手里时的质量。前不久,阿里在后端的「货源」上亮出了一张狠牌。其筹备了一年的「产地仓」计划,正式全线启动,补足生鲜供应链短板。

对手们在销售端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阿里能通过押宝供应链,来影响生鲜这个赛道上的所有玩家和消费者吗?

从「根源」切入

11 月 16 日,阿里数字农业西安集运加工中心(以下简称产地仓)正式启动,这是阿里五大产地仓中的最后一个。也标志着,阿里的数字农业流通网络「全线通车」。

根据阿里官方介绍,产地仓是集农产品贮存、保鲜、分级、分选、包装、发货、揽收为一体。它不单是个物流仓库,而是汇集了如现代化生产线、智能中央控制系统、连接消费和生产端的大数据、食品安全检测系统等等。

阿里的「新大招」,能改变生鲜战局吗?

工人在阿里巴巴数字农业西安集运加工中心智能分选打包线上作业

通俗地讲,产地仓的模式就是阿里巴巴从农民手里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购水果,放到阿里巴巴的仓库中进行加工、分级等,然后再「平价」卖给各个销售渠道。

实际上,这也是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普遍探索的方式。稍有不同的是,阿里的产地仓采用的自营的模式,相当于阿里将一众中间商取代之后,自己承担了那部分角色。阿里的这套系统可以允许他们直接从散户等普通农民手里收购水果蔬菜,而不仅仅是大的农业集团或经销商。这等于扩大了他们的「低价」货源渠道。

从农民手里收购水果也逐渐形成了规范。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全国供应链总经理李武昌介绍,他们有很多经过筛选的种植基地,「我们会和(农民)有一个长期的协议,种植基地在签协议的时候就要规定一些东西,比如说你的农药、品种、种植方式等等。这样才能保证它的果品的基本品相,要求是能达到我的要求的。」

这对于农户来讲是极具吸引力的。例如,西北的果农,以前的处境是,把苹果卖给经销商。为了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经销商会压价。而阿里在开仓前去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黄峪镇宋家沟村收苹果,他们的要求是:果身不超过两处斑点的苹果一斤 1.6 元。当时,村里苹果售价每斤 1.3 元至 1.4 元。

目前,阿里的五大产地仓分别位于云南昆明、广西南宁、四川成都、山东淄博、陕西西安,都是农产品资源丰富的省份,以此向周边辐射,可覆盖全国 18 个省份,100 万吨农产品实现高效流通。

以西安仓为例,新疆、内蒙古、宁夏、陕西、甘肃五地,一年内就将有近百种农产品汇集于此。开仓后新疆阿克苏苹果、新疆库尔勒梨、甘肃的花牛苹果、甘肃的大漠冰糖心苹果、陕西洛川苹果将入仓。

对于阿里来讲,建立产地仓网络之后,他们对生鲜产品的供给有了更牢固的掌控。此前阿里副总裁侯毅介绍,这些加工好的农产品将被卖到大润发、盒马、天猫等阿里体系及第三方零售企业,进一步形成产业链闭环。

降低成本的核心

「我们有两个愿望,第一个让农民多增收,多赚钱。第二,让消费者买到又便宜又好的水果。」李武昌说。如何保障从农民手里「高价」收购的水果,反而能更便宜地卖到消费者手里,核心就在于产业仓的整套数字化体系。

阿里的「新大招」,能改变生鲜战局吗?

工作人员在给每一颗苹果做「CT」

李武昌介绍,阿里在这上面投入了几个亿。

五大产地仓中最后启动的西安仓,产能和科技力量投入是最大的,「虽然这个仓刚刚建成,但是这个仓下一代的技术我们已经在酝酿开发,估计明年到这个时间点还会再上一个层次。」

整套品质监控体系,仅需 6 秒,就能完成果径、果重、糖度、酸度、是否存在霉心病等病害的检测。90 秒,就能让一颗刚到产地仓的苹果,装进待发的包裹。

阿里的「新大招」,能改变生鲜战局吗?

每一颗苹果在进入分选线前,需要进行「沐浴」、「桑拿」等清洗环节

做个对比,机器人一次可以环抱起 240 斤水果进入到投料区,高效率解放人力的同时,还可以尽量保护果子;分选环节,只需要在总控室配备一个人,一小时可以轻松完成 2 万斤(10 吨)果子。要完成同样分选规模,纯人工需要 100 个人。

机器手臂的每小时的产能相当于 3 个人工作产能的 10 倍。于是,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这也是其最终能控制水果出厂价的关键。

未来战局的「胜负手」

阿里的数字农业有着更大的野心。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在 2019 年 10 月成立,当时计划建立生、供、销三大中台,在全国落地 1000 个数字农业基地。「产地仓要解决的是为农产品的分级、建立标准,实现农产品到商品的过程。有了这些基础,才能实现农产品品牌化。」侯毅说。

不过,仅凭阿里自己很难建立起真正的农产品的标准,除非它能够「垄断」货源。短期内,产地仓对阿里体系外的零售渠道,恐怕作用有限。

阿里的「新大招」,能改变生鲜战局吗?

供应链或将是决定生鲜终局的「胜负手」

农业上的重投入,看重的是更长远的回报。「现在如火如荼的社区团购,阿里也在做。社区团购这个行业 50% 的商品都是生鲜,50% 生鲜里面很高的比例都是果蔬,果蔬里面很高的比例都是水果,这是现在的现状。」

国内的物流网络更多服务于耐用型工业制品而非农产品,有约 20-30% 的生鲜在运输过程中会损耗掉,品质得不到保障。产地仓的运转,可以帮助阿里的冷链体系完成升级改造,为盒马鲜生等零售终端构筑全国化的冷链物流体系。

虽然物流成本增加,但在李武昌看来,从消费互联往产业互联网转型的过程当中,最终还是要解决商品如何更好的问题。「我们这个项目是要做最好的供给,至于销售的问题当然有很多渠道来做。现在在整个销售端,大家已经打得头破血流了,线上线下、团购等各种方式、各种渠道都在向消费者推送不同的水果。但最终这个水果到底怎么样才是核心的。」

基于微信小程序的社区生鲜等业态在销售端的竞争已经如火如荼,阿里看上去有些落后。不过,加强对上游供应链把控的战略,或许可以让它以另一种方式更深远地影响「战局」。